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最后的防线

2020-10-11 15:17:16

影响物价的环节有三个:供货、销售和物流。供货是物价的基础,销售是物价的直接表现,而物流环节则连接了生产和销售,实现了商品的升值。不过在这三个商品价格形成的战场中,中国企业却无一胜例。供货似乎是第一个沦陷的环节。在中国市场上,洋品牌总是更能赚到人民币。

据贸易资料显示,兰蔻日霜(产地法国),进口价大约是每千克50欧元(约463.5元人民币),按照这个来估算,50克日霜进口价仅23元人民币,税负即使达到50%,所缴纳的税也不到12元,但是在我们国内竟然卖到600多元。①

在中国的市场上,进口商品总是受到欢迎,而本土商品总是低人一等。回溯千年以前,中国商品一直是世界上最优质的商品。从古罗马时期开始,能够用上中国产的瓷器一直被认为是西方上流社会的一种荣耀。在宋代,中国的产品大多作为重要的奢侈品被运往西方世界,从丝绸到茶叶,中国商品无一不是畅销世界的好东西。

可是近代,这种情况却出现了变化。中国的国力与商业在领导了世界上千年之后,在19世纪开始出现严重的下滑。中国的商品失去了原有的强大竞争力。不过那时中国本土商品还没有沦落到市场上二等公民的地位。而在中国本土市场,由于中国当时自给自足的经济模式,外国商品根本无法在中国经营。

到了清朝统治末期,虽然洋货开始大规模进入中国,不过这些洋货在当时并不比中国本土的商品高贵。中国本土的民族资本主义虽然发展时间短,但无论从产品质量还是价格上都并不输于外国货。

不过那时的中国消费市场就已经出现“洋货居奇”的现象了。人们用上洋货、洋蜡烛甚至洋面粉,也是一件比较“有面子”的事情。这一方面是中国人的好奇心的作用,另一方面也是中国生产力水平低下的结果。

而这种情况到了中国的改革开放,又进一步地演化成了对国货的极端不信任和对洋品牌的过度追捧。稍上年纪的人可能都比较熟悉一个词:出口转内销。这个词的含义是本来用于出口的商品,由于质量上有一些瑕疵而转为国内销售。这些商品的瑕疵不影响商品的使用,可是已经不能满足国外的技术标准。对于生产厂家来说,把这些残次品卖给国内可以减少损失;而对于顾客来说,这些商品虽然有瑕疵,可是质量上还是要优于市场上的同类商品。

出现这样的现象的主要原因是中国为了更快地积累外汇而采取的重点鼓励出口的政策。在这个政策下,中国生产的最好的商品都被运往了西方世界,而销往本国的商品都是质量上相对降低了一个档次的商品。

长此以往,也就让中国的消费者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外销的货物永远比内销的好。这个观念进一步演变,也就变成了外国的东西就是比中国的强。虽然感觉上这种意识已经根植了好久,可是实际上真正让这种印象固化的也就是短短的几十年而已。

这样的消费习惯影响着中国制造业的生态。目前的进口商品更多地扮演着同类商品中的奢侈品的角色,可是如果有一天,这些商品自降身价的时候,中国的本土商品有没有能力抵抗呢?

这并不是耸人听闻。2002年以后,外资进入中国零售业的越来越多。仅2009年一年,世界头号零售巨头沃尔玛在中国新开35家店,远远超过其平均数10家左右。在世界零售业前50强中,有70%已经在中国开设了销售终端。这些零售业巨头已经基本完成了在中国一线城市的布局,正在向二三线城市渗透。3年前,在中国的流通领域就已经集结了300多家外资企业,分店2200多家,总投资高达30亿美元。

零售业控制在外资企业手中,也就意味着商品的最终定价权被外资控制了,如果外资愿意,他们完全可以拉开一场价格战。想一想,如果现在远远脱离理性价位的外国商品一旦降价,将价格降低到与中国本土产品相同的水平,本来利润和销量就有限的中国本土商品会如何?

而好在目前中国还没有丧失价格战场上的全部阵地,至少物流环节还没有完全失控。物流对于价格的最终形成具有重要的作用,其逻辑也非常简单:如果我们说一件商品从港口运到市场,只有一家物流公司,那么这家公司自然可以忽略实际的路程而设定价格。比如一件10元钱的商品,这运送的过程完全可以收费100元。而这些成本都将会成为最终价格的一部分。

当然,这只是一个极端的例子,在商品的销售和运输中也不可能出现这么昂贵的运费(除非是一些运输要求苛刻的商品),不过我们还是可以通过物流环节来控制商品的最终价格。

2006年是WTO框架下中国开放物流市场的时间。几乎在一瞬间,外资就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目前中国物流产业的规模接近4000亿元,而其中外资所分享的市场大约有1/6。相比中国零售业,外资在物流领域的控制力并不算强。

这与中国的强硬政策有关在中国商务部网站上,公示着外资进入物流行业的几个基本申请条件其中第二条是:允许境外投资者采用中外合资、中外合作形式投资经营国际流通物流、第三方物流。

换而言之:不允许外商独资经营物流企业这个条款是商务部公布的外资经营物流行业申请条件的第二条,而第条是对于外资进入物流行业的定义。可以说,不允许外商独资经营物流行业是中国对外资进入物流领域的首要限制

此外,在这个共有10个条款申请条件的第七条规定:从事国际流通物流业务的外商投资物流企业中,境外投资者股份比例不得超过50%。换句话说:外商在中国投资的物流企业不能绝对控股。

这样的限制条件决定了中国本国资本对物流行业的绝对控制。可是这种控制却引发了一系列的“舆论不满”。2010年,在电子商务蓬勃发展的同时,中国的物流行业也受到了极大关注。在国内的很多网络平台上,很多人都在发泄对物流行业的不满。而这也很快演变成了一场对本土物流企业的攻击。一些人认为:中国的物流行业服务水平低下和国家的保护政策有直接关系,国家应该允许外资直接进入中国的物流产业,只有这样才能提高物流行业的服务水平。

在商务部、工商总局等单位表态不会放开物流行业准入制度的同时,各种批评铺天盖地而来,大有要用奥论改变政府政策的样子。今天还没有证据显示这次的舆论浪潮和外资有没有直接关系,可是在后面的大豆、肯德基的例子中,我们都能看到外资利用舆论的力量。

其实中国政府的态度很好理解,就如同前面我们探讨如果中国控制着物流行业就有控制物价的砝码一样,如果物流行业被外资所控制,中国的物价将会彻底失控。

我们可以通过物流环节影响外国商品的终端售价,而外国人控制的物流公司同样可以影响中国企业的运输成本。要知道,很多外国物流企业本身就是其他企业的附庸。例如肯德基就拥有亚洲最大的物流配送体系。想一想,家被外国制造业或服务业控制的物流公司,可能让中国企业处于公平的竞争环境中吗?

可能有人会说,我们还有更多的行政手段,包括关税手段来影响外企的活动。可是WTO的作用就在于此。在这个框架体系下,任何行政行为都会受到惩罚,可是如果出于企业的行为却不受限制。

其实中国对物流的控制还出于更深层次的考虑物流概念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美国为了提高武器、人员的补充和供给而产生的。当时的美军发现,一件武器从生产到投人战场的过程是整个武器生产周期中最长的一部分。于是他们开始研究如何简化这个过程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战斗机。美军发现如果能够在前线拼装战斗机可以加快新武器的服役速度,于是他们将飞机拆成一个个部件运往前线,在前线直接拼装。后来包括坦克、食物、士兵等的运输全部都采取了全新的方式,这让美军的行动效率大为提高。

物流行业天生具有战争潜质,也正是因为如此,中国不允许外资物流企业直接从事国内的物流,这也主要是为了防止外资过分进入,影响了本土物流企业的运输能力的发展。

而这在不经意间为中国的物价树立了一块屏障,让中国还没有彻底将自已卖给外国人,也让外国企业不敢彻底地改变中国的物价。如果中国的舆论继续抨击政府,而政府最终没能顶住压力,让外资涌入物流行业,中国的物价可能就真的彻底失控了。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