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舌尖上的战场

2020-10-11 10:19:50

今天的商业战场上,我们会关注什么?汽车?航空?还是手机?电脑?在反倾销案一宗接一宗的时候,我们似乎更加关注的是工业品的商业竞争,而对粮食、农业却兴趣索然

在世界贸易中,农产品被视为初级产品,属于原料,是低附加值的商品。而工业产品则是蕴含了科技力量的高附加值产品。简单地说,中国和非洲种植的土豆不值钱,而如果用美国的机器制作成薯片的话就会身价倍增。这种现象就是贸易中常见的“剪刀差”:发展中国家低价向发达国家出售原料,而用高价买回发达国家用这些原料制造的工业品。

可是农产品在世界经济中就真的无足轻重吗?显然不是,尤其是粮食安全更是重中之重。只是我们已经习惯了忽视它们。21世纪初,世界各国企业纷纷增加在中国的投资,而肯德基同样加大了在中国的投资,其中一个重要的投资项目就是要用中国本土的土豆代替美国进口的土豆

土豆在肯德基的食谱中占有重要的位置,从薯条到土豆泥,几乎贯穿了各种套餐。可是经过一番考察以后,肯德基的负责人遗憾地宣布:即使在中国最优质的土豆产地—中国东北也找不到符合美国标准,淀粉含量和甜度能够达标的土豆。

时之间,中国的媒体又开始针对中国农产品的质量口诛笔伐—是不是有一些似曾相识的味道呢?《史记》记载吕不韦见到子楚说:“子楚就是一件奇货,可以囤积居奇。以待高价售出。”当时吕不韦心中所装的就是一个买卖秦国的大生意,而今天,世袭制度已经远离政权交叠,不过买卖国家的大棋局却并不因此而断绝

在第一章中我们已经探讨过消费习惯所可能带来的收益,而如果我们把一种习惯的作用延伸到经济领域之外,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曾经有某国某个知名品牌的化妆品突然被中国紧急下架。事后的一些报道中说这种化妆品内含有某种毒素,可能导致女性不孕。还有一些报道中提到,该化妆品确实存在严重的安全隐患,但是其原因是生产国政府有意在出口产品中添加了一种有毒原料因为该国的一些人认为能够使用这种化妆品的女性都属于社会的中上阶层,让这个阶层的女性不孕可以直接降低该国的精英阶层的人数

这些报道的真实性无法核实,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个习惯意味的可能并不仅仅是一个市场,更可能是一个武器。化妆品尚且如此,食物更是如此,农产品的威力正在于此。

当年中国饱受鸦片之害,在中国的教育中,对于鸦片的探讨更多地被披上了民族的色彩,而在西方人的眼中,鸦片在中国的经历似乎更像是一场“社会实验”。

2002年,美国一位议员提出毒品在美国的适当合法化。他提出这个议案的初衷是美国的毒品泛滥已经成为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而且根治毒品在美国是根本不可能的。因此他认为应当允许毒品的合法存在,并严格立法,防止毒品近一步泛滥,允许低纯度的毒品流通,同时严厉打击高纯度的毒品,这样可以改变让毒品保持在正常社会之下的黑色或者灰色地带的状态,解决容易滋生犯罪和暴力现状

该言论一出,就引起了其他议员的一致反对,其中一名议员的反对意见就是:让毒品适当合法,去看看1840年的中国吧,这个国家曾经认可了毒品的存在,可是后来的结果呢?

当年的鸦片最早就是作为药物—或者说作为一种农产品—被引入中国的。当这种东西最终进入中国老百姓生活的时候,流失掉的不仅仅是中国的白银,更是中国人的灵魂和健康

今天的世界已经与那个时代有所不同,但是食品,这种最基础的生存必需品却依然重要。美国是世界上的农产品出口大国,可是这个国家的地理环境与人文环境决定了这个国家只适合生产玉米、大豆和小麦这种大面积种植的粮食作物,却不适合生产水稻这种精耕细作的劳动密集型农产品。

可是美国人却并没有放弃对稻米生产的热情。他们投入了大把的美元在美国密西西比河下游进行实验,在这里开发出了水稻旱地直播技术,用机器取代了人,让水稻生产在美国也成为现实可问题是美国人种水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作为粮食出口大国,美国的玉米和小麦就足够影响世界市场了,为什么还需要投入大把资金去研究一种本身并不占优势的农作物呢?我们仔细想想,似乎也从来没有在中国的超市中看到过美国大米的身影。而这个问题的答案就在美国的超市里。

美国是个移民国家,不同文化背景、不同饮食习惯的人来到这里寻求理想,对于国家来说,让这些人认同美国就成为最重要的问题。如何实现这点呢?就要从各种细节入手,而食物正是最重要的。

就如同老人经常规劝待嫁的女儿那样:要想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男人的胃。而如果想建立新移民对美国的认同,控制他们的胃同样有效。不过改变人的饮食习惯却并没有那么简单。亚洲人喜欢稻米,如果一夜之间让这些人放弃大米而食用面包,这显然是不现实的。财大气粗的美国人自然可以开动印钞机买来泰国的米、中国的米,可是这些都不是美国的米。如果这些来自亚洲的移民依然每天食用来自家乡的米,那么他们是不可能植根于美国的。所以在美国的超市里,即使在多么不起眼的地方,一定会有美国本土生产的大米出售。

大米的意义已经远远超过了一种商品,更关系到了一个国家的团结和凝聚。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还有很多,比如早期英国人对美国的殖民控制,就是从对牛奶、茶叶的控制开始的。引发了北美独立战争的“波士顿倾茶事件”所倾倒的不仅仅是茶叶,还有牛奶和黄油,也正是这种对粮食的控制保证了英国控制了遍布世界的殖民地。

中国也有此先例。随着健康饮食习惯的崛起,普洱茶在中国人的食谱中越来越重要,而在更早以前,普洱茶甚至是一种战略物资,对中国边疆地区的稳定起了巨大的作用。

当年中国边疆的少数民族习惯食用肉食,而后来随着与云南等地的交流增加,茶叶逐渐传到了这些地区。茶叶特有的去油止腻的功能让这种神奇的食物迅速传遍了中国边疆的各个牧区。

随着茶叶的传播,边疆地区居民的饮食习惯也有所改变,一些肠胃衰弱的人甚至到了饮食中无茶就会造成消化不良的地步为了满足边疆对茶叶的需要,政府专门在云南开设机构,专职向边疆地区输送茶叶。由于中原绿茶保存困难,因此政府逐渐使用当地的普洱茶制作茶砖运往边疆。在清朝,边疆地区曾经意图谋乱,而清政府一纸诏书威胁当地的执政者:如果你敢作乱我就掐断你们的茶叶供应。叛乱瞬间平息。

成功地利用食物可以帮助统治者稳定社会秩序,而忽视食物的重要性则会带来灾难。在英国的殖民版图中,印度一直是最为重要的一块,这里丰富的物产支持了英国的世界殖民活动,更为重要的是印度居民对英国政府统治的配合让这里成为英国在亚洲地区殖民秩序的大本营。可是即使是这样听话的“公民”也爆发过反殖民的热潮,而引起“暴动”的理由很简单—英国殖民者强迫伊斯兰信仰的印度火枪营士兵接触猪油

向来精明的日本人也非常在意粮食安全。日本国土面积狭窄,可耕地面积非常少,粮食生产成本奇高,在本土种粮食远不如从外面进口划算,可是即使如此,日本政府还是不遗余力地支持本土农民的粮食生产—尤其是主食稻米的生产。通过大量补贴,日本保留了完整的稻米生产链条,虽然这种稻米的最终成本折合近200元人民币每公斤,但是却让日本有了一定的粮食自给能力

另一个例子是国土面积狭小的新加坡。由于本土农业生产能力几乎为零,因此这个国家全部的粮食都来自进口,也正因为如此,新加坡国内的食品价格要高于其他国家。过去,新加坡的粮食进口几乎全部依赖澳大利亚,可是很快,新加坡政府就发现了这样做的弊端—在澳大利亚粮食减产时,新加坡国内的粮食价格几乎提高了一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新加坡开始了多元化的粮食进口尝试,加强与东盟国家的合作,稳定国内的物价。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实际上,“天下没有白吃的三餐”。控制了一个国家基本的食物供给,就控制了这个国家的全部财富。西方的产业工人很多实行周薪制,也就是每周发一次工资,因此有一句谚语:能忍受一个星期没有收入的是工人,能忍受一个月没有收入的是经理,能忍受一年没有收入的是企业家。而对于国家来说,这种忍耐可能长达百年。就像美国人可以用大把的美元在本土种出水稻,也可以等待黄皮肤的中国移民站到美国的国会山庄严地宣布“我是美国人”一样,如果我们也追随着外国人的声音鄙薄我们本土的食物,那我们失去的可能就不仅仅是金钱了。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