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仇富心理

2020-10-12 06:36:17

“不患寡而患不均”,中国的哲人们再次向我们揭示了财富的基本准则,可是商业的力量却让我们的生活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分层。贫富差距、社会公平,当这一切一波又一波地袭来,我们的心情可能不仅仅是沉重那么简单。

如同当代资本主义起源于英国农场主对农民血腥的圈地运动一样,商业的动力正是来自于社会分层之间所带来的力量。只有不平整的水面才蕴藏着力量,而只有具有一定梯度的社会才能产生社会向前的动力。商业的发展离不开社会的不公平,这是一种必然。

社会的进步需要理想,商业的进步同样需要理想,而能够保持理想的绝大多数人都是衣食无忧的。就像民国时期的教育部部长说的那样:只有让我们的教育者体面地活着,才能让他们安心地教书。

之于商业:只有让我们的商人能够体面地活着,商业才会有未来。而悄然改变的中国正在形成这样一个阶级,形成这样一种力量。1999年秋天,胡润成为第一个尝试计算中国富豪人数和身家的人

通过两年的努力,胡润整理出了一份以他所能接触到的信息为基础的50个中国最富有的人的名单”。随后,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传真给了《金融时报》泰晤土报》和《福布斯》等多家重量级财经媒体,在传真中,他这样写道:

“10月1日,中国就要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了,如果把成功以拥有财富的多寡来定义的话,那么这50个人就是中国最成功的人,他们的故事能让我们了解中国共产党50年执政历史。如果贵刊有兴趣的话,请和我联系。”

个年轻人的梦想最终成为一份轰动的报告,今天,这份报告已经成为个品牌。虽然在当年的榜单中,胡润并没有解决最基本的问题—中国的富豪们究竟有多少钱可是这份榜单依然被视为中国经济20世纪成就的成功总结。

因为数据收集渠道的限制,胡润并不能将自己研究对象的财产具体化,他只能模糊地将这50个人划分为A到D四个等级,每个等级代表不同的财富水平。其中A级表示10亿元以上;B级表示5亿~10亿元;C级1亿5亿元;D级5000万~1亿元。

这份榜单伴随着巨大的争议被各种财经媒体转载。人们褒贬不一,有的人认为这只是一个妄图成名的年轻人的一时胡闹,也有人将这种排行当作次严肃的探索和研究。

当时的胡润,作为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外国人”,几乎没有可能接触到中国的权贵阶层,他根本就没有机会与自己榜中的刘永好、张朝阳等人见面,甚至没有资格与他们通电话。

质疑的声音从来没有停止过。“当时的榜单完全依靠外围数据的推测,他根本就没和榜中的任何人进行过确认。”可是对于胡润来说,他做到了,他只是想做一个榜单;对中国民众来说,他们也满足了,因为他们终于知道“有钱”究竟是什么概念了

无论争议是否终结,人们都开始在茶余饭后谈论富翁,开始在茶余饭后谈论胡润,开始在茶余饭后谈论他的榜单,虽然人们还是不知道那些老板们究竟有多少钱。也许对于胡润和他书写的那些富翁而言,这就是最好的状态:人们知道我,而人们又不真正知道我

中国是一个一夜暴富的国家,而中国也不乏一夜暴富的人,中国更不是唯一一个一夜暴富的国家,中国的老板也不是唯一一夜暴富的群体。可是与中国人对待老板的猎奇心态相比,似乎其他国家的居民的反应更为激烈,持有这种激烈看法之一的就是俄罗斯人。

如果你带着无限敬畏和羡慕的口吻对俄罗斯人说“莫斯科是世界上富豪最多的城市”,你一定会遭到非常不友好的“问候”,因为俄罗斯人一向把这视为是国家的耻辱。

2011年,俄罗斯富豪榜公布,上榜的200位富豪的总财产达到4990亿美元。其中最富有的新利佩茨克冶金集团公司总裁弗拉基米尔·谢尔盖耶维奇·利辛的个人资产就达到了240亿美元,世界排名第14位。

莫斯科是全球除纽约之外亿万富翁聚集最多的城市。在8.8万名百万富翁中,有33名亿万富翁,按千人数计算,莫斯科亿万富翁数居世界第《福布斯》据此评论道:“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城市,都很难一次出现那么多的亿万富翁。”至于莫斯科的那种“符合世界水平的”富人,即家庭年均收入12万美元以上者,其数字也不比西方发达地区少。也正是因此,莫斯科居民的富有程度要比周边地区高出2%~2.5%。①

2005年8月,《金融时报》一篇名为《身价逾10亿美元俄富豪共30位,掌控3500亿美元金融时报》的报道中引用了下面这组数据据英国一家财产管理公司发布的研究报告,目前饿罗斯身价逾10亿美元的富豪手中集聚着3500亿美元的财富,相当于俄罗斯全国国内生产总值的三分之二,是波兰、捷克、匈牙利三国百万富翁财富总和的两倍。

根据《福布斯》4月号杂志公布的排名,目前俄罗斯的10亿级富豪共有30位,仅次于美德两国。与这些富豪手中3500亿美元的总财富相比,俄罗斯去年的国内生产总值仅为5200亿美元。

据俄联邦统计署最新计算结果显示,虽然最近几年俄国民收入年平均都上涨10%以上,但相对于富人阶层的收入年均上涨20%而言,穷人的收入根本就没有变化。其造成的最终结果是,在居民总收入构成中,10%最富人的收入占总收入的30%,10%最穷人的收入仅占总收入的2%,最富人和最穷人的平均收入差距已扩大到15倍,是西方发达国家相应指数的两倍多

不过对于俄罗斯人来说,如此庞大的富豪人群并不能代表俄罗斯经济的繁荣,俄罗斯的民众甚至痛恨这个国家的经济增长,他们将国家的财富看成是这“30个富豪”的财富,而不是俄罗斯整个民族的

与富豪们财富增长的速度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严重的贫富差距正在导致这个国家的国民生活发生严重的两极分化:一方面俄罗斯的大亨们频繁光顾世界上的各大奢侈品展;另一方面,俄罗斯的穷人们想尽办法艰难度日。

据俄罗斯人权组织评估,在中国卖淫的俄罗斯性工作者竟占俄罗斯性工作者总数的40%。她们为什么不回国享受高福利、高待遇,而在这里丢国格人格和“高贵”的俄罗斯人的尊严,看看这个国家的所谓GDP构成就全都明白了

实际上,不仅俄罗斯人将盛产富豪当作耻辱,很多发展中国家都是这样2007年5月15日,墨西哥一家金融信息服务网站日前称,墨西哥电信大亨卡洛斯·斯利姆·埃卢所拥有的个人资产已经超过领衔《福布斯》富豪榜13年的微软公司董事长比尔·盖茨,成为目前世界首富。截至当年第二季度末,斯利姆的个人资产已经达到678亿美元,超过盖茨约590亿美元。事实上早在今年3月底,斯利姆的个人产就已超出盖茨10亿美元,升至全球首位。②

但是墨西哥人民看到这则消息之后的第一反应并不是庆祝自己国家获得了这个巨大的“荣誉”,而是铺天盖地地批评卡洛斯窃取国家财富。愤怒的人们纷纷把自己每月的电信账单和自己的工资作比较,最后得出一个结论:在全国很多人还吃不饱饭的情况下,国内诞生了一个世界首富是不能接受的大丑闻。

无独有偶,当印度2009年的富豪榜揭晓之后,印度的民众议论最多的话题并不是这些富豪们的创业故事,而是在质疑:为什么他们有那么多钱?相比富国,穷国的富豪要多得多,这看似矛盾的现象其实是最基本的经济定律的反映。

刚刚步入改革之路的穷国们,政策对财富分配的影响立竿见影,历史的经验表明,“集中力量办大事”是经济发展起步阶段的最佳选择,可是计划经济的失败又证明了缺乏市场活力的经济发展道路是不会成功的,选择这两者之间的道路似乎是理性的选择。

实际上,历史上最成功的经济翻身仗就是依靠这样的策略而成功的。1853年,美国海军准将马休·佩里率领舰队进入日本江户湾(今东京湾)岸的浦贺,迫使幕府和美国签订不平等条约,随后日本被殖民的时代开始了。

1867年,日本开始了改变国家命运的明治维新。在这次改革中,日本以国家财力支持私人经营的钢铁等近代支柱产业的发展。这些企业一方面依靠国家的财力迅速成长,另一方面由于企业的私有性质没有变化而保存着强大的市场竞争能力。同时,国家还有意维持这些企业的垄断性质,以帮助这些企业的成长。

此后,依靠这些性质模糊的企业,日本的经济实力迅速提升,并最终由殖民地直接过渡到了工业化国家。不知道俄罗斯和印度的改革者从日本的经验中吸收了多少经验,不过从这些国家改革的进程来看,绝对垄断的企业是重要的发展方向

如果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中国应该比其他发展中国家要成功得多,至少从民众对待富人的态度上来看,中国的垄断所产生的问题就要远小于其他发展中国家,甚至从一定的程度上来说,中国的富翁并没有让人们觉得太多,甚至还让人们觉得太少。

财富的不均衡是新兴国家的通病,也是所有国家经济发展中必经的道路。美国历史上早期的西进运动,其实就是东部相对贫穷的人群的大迁移活动,还有南北战争中为了几美元而参军的北方兵,他们甚至没有钱来买靴子。

财富积累和分配是经济发展中最基本的课题。相对来说,通过垄断手段实现财富积累的难度要远远小于改革财富分配制度,因为后者需要触动很多既得利益者的利益。不过这种改革又必须进行,而且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