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利率高低应尊重市场主体的选择

2020-11-12 18:40:18

法律规则,对绝大多数人而言,只是其行为的外部约束条件。如果能够以某种方式来回避相关规则,行为人很可能会选择规避相关规则。而行为人规避规则的结果,往往使得规则制定者试图实现的目的完全落空,甚至适得其反。古今中外,这方面的例子俯拾皆是。

例如,法律规定最低工资标准,目的是保护劳动者,但实施的实际效果却是,雇主为了避免受到最低工资标准的约東,尽量减少雇佣工人,导致本来可以找到工作的人,反而连工作都没有

再如,法律规定,签订两个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后,用人单位必须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这一规定的出发点是保护劳动者,但实际效果却是,大量的用人单位,为了避免这一规则的适用,在第一个固定期限的劳动合同之后,一概解雇劳动者。而如果没有上述规则,其实这些劳动者根本不会被解雇。

这种例子还可以举出更多。笔者在这里绝非暗示这些法律规避行为都是合理的。事实上,很多规避法律的行为是违法的,是应该被处罚乃至被制裁的。但规则的制定者毫无疑问应该注意研究自己所制定的规则,在实施中是否会引发规范对象的何种策略性应对,并且提前做出预案。通过科学理性的立法态度,其立法立规的目的才不致于落空

需要看到,由供求关系所决定的市场规律、价格规律等,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则的制定者只能尊重这些规律,并且在这些规律的基础之上制定规则,才有可能实现其期望取得的效果。

从这个意义上而言,我们不可能一方面采取那些在事实上会减少资金市场上的供给,推高资金使用价格的措施,另外又希望这些措施能够促进资金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因此,《意见》很可能无法达到“促进金融和民间资本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的目的。

那么,回到问题的核心上来,应该采取哪些措施来“促进金融和民间资本服务于实体经济”呢?首先可以考虑的就是,创新法律制度,增加市场主体可以用于为其融资提供担保的担保品的范围。在这方面,刚刚通过的《民法典》做出了有益尝试。如扩大动产抵押的适用范围、浮动抵押的认可、让与担保、所有权保留买卖、融资租赁、保理等等非典型担保。这可以在不影响市场主体正常经营的情况下让其拥有的资产尽可能地成为担保品从而帮助企业获得较低成本的融资。

其次需要考虑的是,强化司法裁判上对借贷关系的保护力度。事实上,司法保护越强、越稳定,也就意味着相应的借贷风险越低,越会间接地导致市场上的资金供应增加,利率下降。司法保护的水平越低,借贷的风险越高,事实上的资金供应就越少,利率水平也越高,各种法外力量对借贷关系的介入就越多。

再次需要考虑的是,中国的资金市场存在严重的资源错配问题。大量的资金以极低的价格被国企央企占用。这些企业甚至因此扮演了影子银行一样的角色,做起了资金市场上的二道贩子。这样的情况不改变,民营企业与中小企业的融资环境不可能发生根本改善。为此就必须在金融服务业打破各种形式的垄断,鼓励平等竞争,使得资金市场的资源配置更加尊重市场的原则。

最后需要强调的是,对于资金市场上债务人的保护,其实不应该着眼于利率水平的高低。因为从根本上看,以什么样的成本来获得资金,这属于市场主体自主判断的领域,不应该由别人越俎代庖。很多人觉得不可忍受的高利率,其实在实际生活中并不是那么不可忍受。即使是36%的年化利率,但如果只是借用几个星期或者一个月,并不会对借款人产生不可承受的负担。这一块需要充分尊重市场主体的自主选择。而法律需要做的是,确保在这一过程中,当事人的意思真实,以及借款条件的透明,不存在欺诈、胁迫等。

至于说当事人采用非法手段来催收,限制人身自由,引发社会问题,那属于刑法规制的领域。这与利率水平的高低并无直接联系。而且在很多情况下,正是因为对借贷关系的司法保护的退场,才导致黑恶势力的介入。

当前国内外形势,由于疫情的影响,正处于一个敏感时期。正是在这一时期我们需要更加清醒地意识到需要坚持市场的原则,来进行合理的资源配置。法律规则的制定者需要做的,是去回应和维护市场机制的良好运作。而违背市场规律的任何规定的必然后果是在现实面前四处碰壁。F(作者为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电子商务法研究中心主任,编辑:鲁伟)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