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什么是资本?

2020-12-24 12:58:30

简单来说,无论是公司账户、国家账户还是全球经济,相应的产出和收入都可以分解为资本收入和劳动收入:国民收入=資本收入+劳动收入7

但什么是资本?它的局限是什么?它以哪种形式呈现?它的构成是如何随着时间而变化的?这个问题正是本书研究的中心,我将会在随后章节中进行更为详细的阐释。本阶段,主要需要说明以下几点:

首先,在没有特殊说明的情况下,本书中提到的“资本”均不包括经济学家们经常提及的(在我的印象中)“人力资本”。人力资本通常包括个人的劳动力、技术、熟练程度和能力。在本书中,资本指的是能够划分所有权、可在市场中交换的非人力资产的总和,不仅包括所有形式的不动产(含居民住宅),还包括公司和政府机构所使用的金融资本和专业资本(厂房、基础设施、机器、专利等)。

我们之所以在资本的定义中排除了人力资本是有许多原因的,其中最显而易见的原因是人力资本无论何时都不能被另一个人所有,也不能在市场中永久交易。这是人力资本与其他形式的资本最显著的区别。当然,一个人可以在某种劳动合约下雇用另一个人来提供劳务,但是在任何现代法律体系下,类似的合约都需要在时间和范围上加以限定。当然在奴隶社会,情况显然不同:一个奴隶主可以完全彻底地拥有另一个人的人力资本,甚至是那个人的子孙后代。在这样的社会中,奴隶们可以在市场上买卖、通过遗产继承,同时将奴隶算入奴隶主的财富是十分常见的情况。当我在考察1865年以前美国南部的私人资本组成时,将会分析这一情况。除了这些特殊的历史案例之外,尝试将人力资本加人非人力资本是不太合理的。在历史上,两种形式的财富在经济增长和发展中扮演了基础和互补的角色,这也会在21世纪持续下去。但是为了理解增长的过程及其引起的不平等,我们必须仔细区分人力资本与非人力资本,予以区别对待。

非人力资本——在本书中我简单称之为“资本”一包含了私人(或私人团体)可以拥有并且能够在市场上永久交易的所有形式的财富。在现实中,资本能够被私人所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称之为“私人资本”),或者被政府或者政府机构所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称之为“公共资本”)。同时,也存在着中间过渡形式的资产,它们为了追求特殊的日标以集体所有的形式被“法人”所有(例如基金会和教会)。之后我将会继续阐释这个问题。能否被私人所有这一限定,随着时间推移会发生很大改变,在世界的不同地方也会有巨大差异,最极端的案例就像奴隶制这样。空气、海洋、山脉、历史遗迹、知识等的所有权也是类似的情况。某些人出于私人利益希望拥有这些东西,但有时候他们辩解说这么做是为了追求效率而非谋取私利。但是,这不能保证这种追求与大众利益相-致。资本的慨念并非是一成不变的,它反映出了每个社会的发展态势及该社会普遍的社会关系。

为了简化文字,我这里使用的“资本”与“财富”含义完全一样,两个词可以相互替换。根据某些定义,用“资本”这个词来描述人们积累的财富更为合适(房屋、机器、基础设施等),这种定义排除了土地和自然资源,这些资源一般被认为是人天生就有的而无须积累。因此,土地被认为是财富的组成部分,但不是资本的组成部分。问题是我们很难将建筑的价值从其所建造的土地上单独剥离出来。更难的是,我们几乎无法排除人们在土地上增加的附加价值(例如排水系统、灌溉设施、肥料等)面单独测量土地的原始价值(人们在千百年前发现时那样)。石油、天然气、稀土元素等自然资源的价值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我们很难将人们在勘探采掘中所投入的价值剥离出来,单独计算自然资源的纯粹价值。因此,我将这些形式的财富都归入了“资本”中。当然,这么做并不是说没有必要仔细研究财富的起源,更不是要模糊积累与分配的界限。

某些定义认为,财富中只有直接用于生产过程的那部分才能称为“资本”。例如,黄金被归为财富而非资本,因为黄金被认为只有储值的功能。我再次认为这个限制既不可取也不可行(因为黄金可以成为生立要素,不只用于珠宝的生产,同时还可用于电子设备和纳米技术的生产)。所有形式的资本都具有双重角色:既有存储价值,也能作为一种生产要素。因此,我认为不用严格地区分财富与资本,这样会更为简单,

同理,我也反对将“非生产性”的居民住宅排除在资本之外。有人认为居民住宅不像“生产性资本”(工业厂房、写字楼群、机器、基础设施等)那样,可以被公司和政府所使用。事实上,所有形式的财富都是有用的、生产性的,同时也反映了资本的两种主要经济功能。居民住宅提供了“住宅服务”,而服务的价值可以用等价的租赁费用来衡量,因此居民住宅可以被视为资本。其他的资本可以作为公司和政府的生产资料来生产产品与服务(需要投入厂房、办公室、机器基础设施等)。在发达国家,这两种形式的资产大约各占了资本存量的一半。

总的来说,假设所有物品都可以在某些市场上交易,我将“国民财富”或者“国民资本”定义为在某个时点某个国家的居民与政府所拥有的全部物品的市场价值之和。8这包括了非金融资产(土地、住宅、企业库存、其他建筑、机器、基础设施、专利以及其他直接所有的专业资产)与金融资产(银行账户、共同基金、债券、股票、所有形式的金融投资、保险、养老基金等)的总和,减去金融负债(债务)的总和。°如果我们单从私人的资产和负债来看,得出的结果是私人财富或者私人资本。如果我们考虑政府与其他政府实体(例如城镇、社会保险机构等)的资产和负债,得出的结果是公共财富或者公共资本。按照定义,国民财富是以下两个部分的总和:国民财富=私人财富+公共财富

目前,在发展程度最高的国家,公共财富的数量并不高(由于公共债务超过了公共资产,公共财富甚至会是负数)。正如我稍后会阐明的,国民财富几乎全部由私人财富构成,而几乎所有国家都是如此。但是,也并不总是这样,因此清晰地区分这两个概念非常重要。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我对于资本的定义排除了人力资本(由于人力资本不能在任何市场上交换,奴隶社会除外),但是资本并不仅局限于“物质”资本(土地、建筑、基础设施以及其他的一些产品)。我将“非物质”资本(如专利以及其他知识产权)也包括了进来,以两种形式呈现:(1)如果个人直接拥有专利,那么算入非金融资产;(2)如果个人通过持有公司股份来拥有专利(这种情况更为常见),那么这些是金融资产。更广泛来说,通过公司在股票市场上的资本化,许多形式的非物质资本都可以被考虑进来。例如,一个公司的股票市值一般取决于企业的声誉、商标、信息系统、组织模式、投资等,无论是物质的还是非物质的,都是为了让公司的产品和服务更具有吸引力。这些都反映在公司的股票和其他金融资产的价格上,同时也反映在了国民财富中。

诚然,在某一时点,一个公司甚至是一个行业的非物质资产在不同金融市场上的价格是变化无常的。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破裂时2007~2008年金融危机时,尤其是在波动极大的股票市场上,我们都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需要指出的重要一点是,所有形式的资本都具有这一特点,并不只是非物质资产。无论是一栋建筑还是一个公司、一个制造工厂还是一个服务型企业,我们都很难为资产定价。但我之后会阐明,国民财富总值(一个国家财富的总体而非特定的某种资产)遵循统的定律、符合特定的规律。

更进一步的要点:国民财富总值总是可以分解成国内资本和国外资本。国民财富=国民资本=国內本+净国外黃本国内资本是位于国家边界以内的资本存量(建筑、公司等等)的价值。净国外资本(或净国外资产)衡量了一国在世界其他地方的头寸:更具体地说,是位于世界其他国家的本国国民资产与位于本国的外国国民资产之差。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夕,英国和法国拥有高额的国外资产。20世纪80年代以来,金融全球化的一个特点是许多国家之间的净资产头寸几乎趋于平衡,但是绝对值还是比较大的。换句话说,许多国家持有大量其他国家的资本,相应地,其他国家也持有这个国家的资本,这两方的头寸大致是相等的,因此净国外资本接近于害。从全球来看,这些净头寸之和当然为零,因此全球财富总值等于全球(作为一个整体)的“国内”资本。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