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关于基金会和其他类型的资本持有人

2020-12-26 15:17:23

还需要提醒的是,为完整起见,我所指的私人财富不但包含个人(或者说国民账户统计中所说的“家庭”)的资产和负债,还包含基金会及其他非营利组织持有的资产和负债。当然,这个类别中仅包括主要由个人捐赠或其财产收入来融资建立的基金会和其他组织。而主要依靠公共财政补贴的机构则归类为政府组织,主要依靠产品销售收入的机构被归类为企业。

在现实中,所有这些区分都是可行的,也都存在漏洞。把基金会的财富列入私人财富而非公共财富之列,或者将其单独归为一类,都是相当主观的做法,因为这实际上是一种新的所有制形式,介于纯粹的私有制和严格的公有制之间。事实上,当我们提到多少个世纪以来由教会掌握的财产,或者今天的无国界医生组织及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的财产时,很明显是在谈论各种各样的追求不同具体目标的法人组织。

不过也可以看到,这方面的影响是相对有限的,因为此类法人组织拥有的财富与自然人保留的财富相比规模通常较小。现有估计数据表明,1970-2010年发达国家基金会和其他非营利组织拥有的财富在全部私人财富中的比重都不足10%,通常不超过5%,当然各国间的差异较大:法国仅为1%,日本约3%4%,美国达到6%7%(并且没有明显的变化趋势)。现有的历史资料显示,在18世纪法国教会拥有的资产达到私人财富的7%~8%,或者说相当于国民收入的50%~60%,其中某些资产在法国大革命期间被没收和出售,以偿还法兰西王国的债务1。或者说,在法兰西王国时期,天主教会拥有的财富(相对于当时私人财富的比重)比美国今天五花八门的基金会的财富还多,但有趣的是,两者的水平总体上相当接近。

这些组织拥有的财富规模非常大,与政府在不同时点上所拥有的可怜的净财富(甚至是负资产)相比更是如此。然而就私人财富总量而言,基金会掌控的财富依然很有限。尤其是,在考察私人资本与国民收入之比在长期的变化趋势时,是否把基金会的财富纳人其中并不会带来显著影响。不过,一方面富人利用各种各样的合法组织(如基金会、信托基金等)来管理自己的资产,为其私人利益服务(从原则上说,只要有明确登记,这些资产依然会在国民账户中计入个人资产);另一方面基金会和非营利机构又号称是在为公共利益服务。这两方面的界限从来都很难准确区分,因此将基金会的资产纳入私人财富也具有合理性。本书将在第三章回到这个敏感议题上,来讨论21世纪全球财富不平等(尤其是巨富)的变化。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