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实际资产和名义资产

2020-12-27 13:57:59

第三点需要澄清的是,图6.3和图64中显示的收益率是实际收益率。换言之,如果试图从这些收益中剔除通货膨胀率(当前发达国家般为1%2%),那将是一个严重的错误。

原因很简单,之前也谈到了:家庭财富的主体由“实际资产”(即与实际经济活动直接相关的资产,比如房产或公司股份,它们的价格随着相关经济活动发生变化)构成,而不是由“名义资产”(价值固定在名义初始价值上的资产,比如储存于支票或储蓄账户中,或者投资于通货膨胀影响的国债的一定数额的资金)构成。

名义资产容易受到实际通货膨胀风险的影响:如果把1万欧元投入支票或储蓄账户,或者非通胀指数化的政府债券或公司债券,那么10年后这笔投资依然价值1万欧元,即便在此期间消费价格已经翻番。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说这笔投资的真实价值下跌了一半:拿着这笔投资,你所能享受的商品和服务减半,所以你10年后的收益率为-50%,在此期间获得的利息也许能(也许不能)补偿这笔损失在价格上涨剧烈的时期,“名义”利率,即剔除通货膨胀率之前的利率,会上涨到很高水平,通常比通货膨胀率还高。可是,投资者的业绩取决于什么时候进行投资,交易各方当时对未来的通货膨胀有什么预期等;而“实际”利率,即剔除通货膨胀率之后实际获得的收益根据情况不同,有可能是显著的负数,也有可能是正数。10无论是什么情况,要想知道名义资产的实际收益,就必须从利率中剔除通货膨胀率。

对于实际资产,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房地产价格,和公司股票、共同基金投资的价格相似,一般至少会与消费价格指数一样迅速上涨。换言之,我们不仅不必从此类资产的年租金或红利中扣减通货膨胀,还需要在出售资产时,在年度收益上增加资本收益(某些情况下需要扣减资本损失)。关键问题是,实际资产远比名义资产更具代表性,它们一般占家庭总资产的34还多,甚至在某些情况下达到9/10。1

在第五章分析资本积累时,我得出结论,认为这些不同的效应最终会随着时间流逝面相互抵消。具体地说,如果着眼于1910-2010年的所有资产,我们会发现它们的平均价格好像与消费价格指数一样同比例提高,至少速度接近。的确,对于某种特定的资产而言,可能会有大量的资本收益或损失(特别是,名义资产会带来资本损失,并由实际资产的资本收益来补偿),而且在不同时期收益或损失大不相同资本相对价格在1910~1950年间大幅下降,而在19502010年间不断上涨。在这些情况下,最理性的方法是采纳以下观点,即图6.3和图64中提到的资本平均收益,它是用年度资本收入流量(来自租金、股息、利息和利润等)除以资本存量而得出的,因此忽略了资本收益和资本损失,是对长期资本平均收益的一种很好的估算。2当然,这并不是说我们研究任何一种具体资产的收益时,都不需要加上资本收益或减去资本损失(尤其是,在计算名义资产收益率时要用名义收益率减去通货膨胀率)。但是,如果不加上资本收益,而从所有形式的资本收益中减去通货膨胀,那就没有多大意义了。平均资本收益一般惰况下足以抵消通货膨胀效应。

不要曲解我的意思。显然我不否认通货膨胀在某些情况下会对财富、财富收益和财富分配产生实际影响,不过这种影响更多的是不同资产类别之间的财富再分配,而不是长期的结构性影响。例如,我在前面说过,两次世界大战之后,主要就是因为通货膨胀,导致发达国家公债价值大幅缩水。但如果通货膨胀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居高不下,投资者就会通过投资实际资产来保护自己。有充分理由相信,大宗财富经常是很长时间内高度指数化的、高度分散的资产,而小型财富(一般是支票或储蓄账户)是受通货膨胀影响最大的资产

诚然,有人会指出,通货膨胀从19世纪的0过渡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的2%,导致了资本纯收益小蝠下降,因为在零通货膨胀率体制下,做食利者相对容易(过去积累的财富没有被价格上涨稀释的风险),而今天的投资者必须花时间在不同资产种类间进行重新配置以寻求最佳投资策略。不过,重申一次,大宗财富不一定是受通货膨胀影响最大的财富,过去依靠通货膨胀降低财富积累影响的做法也不定是实现目标的最好方式。我将在接下来的第三部分重新讨论这个重要问题,研究一下不同规模投资者获取实际收益的办法,然后在第四部分中,比较各种影响财富分配的制度和政策,首先就包括税收和通货膨胀。就目前而言,只需要了解,通货膨胀在对财富进行重新分配方面发挥了作用—有时令人满意,有时则不能令人满意。不管怎样,通货膨胀对平均资本收益的潜在影响相当有限,远远小于表面上的名义效应。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