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总收入的不平等:两个世界

2020-12-28 19:47:55

最后,让我们转向总收入(即源自劳动与资本的收入)不平等问题(见表7.3)。不难理解,总收入不平等的水平居于劳动收入不平等和资本收入不平等之间。也请注意,总收入不平等更接近劳动收人不平等而不是资本收入不平等,这也不意外,因为劳动收入一般占国民总收入的2/3-~34。具体地讲,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斯堪的纳维亚较为平等的社会里,收入最上层10%的人占有国民收入约25%(当时德国、法国是30%,现在则高于35%)。在更加不平等的社会里,最上层10%的人占有国民收入的50%(最上层1%占有约20%)。旧制度及“美好年代”时期的法国和荚国是这种情况,当今的美国也是这种情况

我们有可能想象出收入集中度更高的社会吗?可能没有这样的社会。例如,如果最上层10%人群占有年产出的90%(和财富分配情形一样,最上层1%占有50%),就可能发生革命,除非有特别有效的压制手段阻止它发生。说到资本所有权,这样高的集中度早已成为严重政治紧张的根源,用全民公投通常难以调和。不过,如果资本收入仅占国民收入的一小部分,这种资本集中度也许可以维持:如旧制度下只占到14-l3,有时再多一些(当时的财富极度集中已颇具压迫性)。但是如果国民总收入也存在这种不平等程度,很难想象底层人民会永久地接受这种状况。

即便如此,也没有理由断言最上层10%的人永远不会占有国民收入的50%以上,或者也不能说这种象征性门槛一旦越过,一国经济就会崩溃。实际上,现有历史数据还不够完善,这一象征性门槛被越过也并非没有可能。尤其是,在旧制度下,直到法国大革命前夕,最上层10%人群可能已经占有国民收入的50%,甚至超过60%。其他传统农业社会也可能已经如此。其实,这种极端不平等能否持续,不仅取决于压制手段的有效性,也可能首先取决于维护手段的有效性。如果不平等被视为合理,比如有人认为这是因为富人比穷人工作更勤奋、更高效,或者因为阻止富人挣得多必然会伤害社会上的穷人,那么收入集中度极有可能会创造新的历史纪录。因此我在表73中表明,如果劳动收入不平等(在较小的程度上资本所有权不平等)继续像最近几十年一样加剧,那么美国在2030年左右就可能创下新纪录。最上层10%人口那时会占有国民收入的约60%,而最底层半数人口只拿到区区15%

在这一点上,我坚持认为:重要问题是不平等的合理性而不是程度。这就是为什么分析不平等的结构非常重要。在这个方面,表7~表73给出的主要信息是,一个社会的总收入分配达到非常不平等(最上层10%的人占有全部财富的约50%,最上层1%占有约20%)有两种不同的方式

达到这种高度不平等的第一种方式是“超级世袭社会”(或“食利者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继承财富非常重要,财富集中度达到极端水平(最上层10%人群一般占有全部财富的90%,仅最上层1%就占有50%)。那么,总收入层级由非常高的资本收入主导,尤其是继承资本。这是我们在旧制度下的法国和“美好年代”的欧洲所看到的格局,各国总体上差异很小。我们需要弄清,这种所有权结构和不平等是如何出现和持续的,它们在多大程度上只属于过去(当然,它们也与未来相关,我们也会讨论)。

达到这种高度不平等的第二种方式相对较新,这主要是美国在过去几十年间创造的。这里我们看到,非常高的收入不平等可能是一个超级精英社会”(社会上层人士喜欢被称为超级精英)的结果。人们也可以称之为“超级明星社会”(也可以用“超级经理”这个有些不同的称谓)。换言之,这是一个不平等的社会,但是收入层级顶端是非常高的劳动收入而非继承财富收入。我要澄清一下,我不是在判断这样的社会是否应该称为“超级精英社会”。毫无疑问,这种社会的胜利者希望这样描述社会层级,他们有时也能这样说服一些失败者。然而,出于当前这个目的,超级精英不是假设,而是一个可能的分析结论,当然,相反的结论也同样是可能的。我将在后面进行分析,美国劳动收入不平等的加剧在多大程度上遵循了“精英”逻辑(只是在能回答这一复杂问题的范围内)。

这个时候,人们完全可以说,我对两种超级不平等社会所做的对比(食利者社会和超级经理社会)是天真和牵强的。这两种社会是可以共存的:一个人不能既是超级经理又是食利者,美国当前的财富集中度高于欧洲,这个事实也表明当下的美国可能就是这种情况。当然,没有什么可以阻挡超级经理的子女成为食利者。实际上,我们发现这两种逻辑在每个社会都起作用。不过,不止一种方式可以促成这种程度的不平等,美国当下主要的特征是:前所未有的劳动收入不平等(可能高于世界上过去任何时间、任何地方的任何社会,包括那些技能差距非常大的社会)以及与传统社会或1900-1910年间欧洲相比不太极端的财富不平等。因此非常重要的是,要了解这两种逻辑各自发展的条件,同时不要忘记,它们可能在未来这个世界相互补充,共同发挥作用。如果是这种情况,未来将出现一个新的不平等世界,比以前的任何社会都更极端。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