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前10%”的不同世界

2020-12-29 22:22:20

不过首先,我们要花些时间考察一下收入层级中前10%的内部构成,这一收入群组由差异化十分明显的小群组构成,各小群组之间的界限因时而异:资本收入原本主导了最高1%,但今天仅在最高1%‰中占主导地位。更重要的是,前10%内部多种世界的共存,有助于我们理解数据资料所显现出的在短期以及中期经常出现的混乱演化过程新税法要求填写的损益表确实是一个丰富的历史资料来源,尽管它们也存在许多不完善之处。有了这些资料的帮助,我们就可以精确地描述并分析收入分布顶层群组的多样性及其随时间的演变。我们很惊奇地发现,在拥有这种类型数据的所有国家,各个时期最高收入群组的收入构成特征均可用图8.3和图8.4中那些相互交叉的曲线(即法国1932年和2005年的情况)分别表示:随着人们在前10%中位置的不断提升,劳动收入比重总是迅速下降,而资本收入比重总是急剧上升。

前10%中较穷的那些人,才属于真正的经理人世界:80%90%的收入都来自劳动报酬。7再看向上推移4个百分点的收入人群,劳动收人比重有了轻微下降,但仍毫无争议地居于主导地位,占到总收人的70%80%(见图83和图84),这一点不仅适用于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在今天仍旧如此。在这个庞大的“9%”人群中(即前10%除了最高的1%中),我们发现个人主要是以劳动收入为生,包括私营部门的经理人和工程师,以及公共部门的高级官员和教师。这里的工资通常为社会平均工资的2~3倍:换句话说,如果社会平均工资是每月2000欧元,那他们每个月就可挣到4000-6000欧元

显然,在这一级别里,工作的类型及所需技能的水平也随时代发生了变化。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年代,高中教师(甚至是小学中资历较深的教师)都归属于这“9%”人群,而今天我们必须要成为大学教授或研究员,而且最好是政府高官,才可实现这一目标。8曾几何时,一个工头或熟练技工都几乎跨进了这一人群,而今天至少得是一个中层经理人,最好是拥有名牌大学或商学院学位的高级经理人。在收入分布的较低阶层上,情况也类似:曾经,收入最低的工薪阶层(通常只有社会平均工资的一半,比如平均工资是一个月2000欧元,他们只有1000欧元)是农场工人和家庭用人;后来,他们被相对缺乏技能的产业工人替代,多数是纺织和食品加工等行业的女工。这现象在今天依然存在,但收入最低的工人现在都在服务业,如餐馆服务生或者商店店员(同样,多数是女性)。因而,在过去的一个世纪中,劳动力市场已经完全转型,但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市场上工资不平等的结构却几乎没有发生变化,在足够长的时间段里,前10%人群中的那“9%”人群以及最低50%人群在劳动收入比重上仍是大致相同的。

在那“9%”人群里,也有医生、律师、商人、餐馆老板以及其他自主创业者的身影。离那“1%”人群越近,他们的人数也越多。正如那条“混合收入”曲线所显示的那样(即不靠工资的劳动者的收入,包括劳动报酬,还有从商业资本中获得的收入,我在图8.3和图8.4中分别做了展示)。在最高1%的临界线附近,混合收人占到了总收入的20%30%,但当我们朝前1%人群内不断推升时,这一比重就会下降,而纯资本收入(租金、利息和股息)则显然占据了主导地位。为了进入那“9%″,乃至上升到那“1%”中的末端——这意味着要获得平均水平4-5倍的收入(也就是说,如果社会平均收入是2000欧元,要挣到每个月8000-10000欧元),选择成为一名医生、律师或是一个成功的餐馆老板,可能都是不错的策略,这与成为一家大公司高级管理者的选择几乎是同样常见的(实际上只有一半是常见的)。°但要想达到最上层的“1%”,获得平均水平几十倍的收入(每年收入几十上百万欧元),上述策略可能难以奏效。只有拥有足够多资产的人,才更可能到达整个收入层级的顶端

有趣的是,只有在战争刚刚结東的年份里(在法国,分别是1919~1920年和1945-1946年),这一结构才会发生逆转:在前1%的上层人群中,混合收入的比重短暂超过了资本收入的比重。这显然反映出与战后重建紧密相连的新型财富的快速积累

综上所述,前1%人群内部也始终包含着两个非常不同的世界在“9%”的人群里,劳动收入明显占主导地位,而在“1%”的人群里,资本收入变得越来越重要(或快或慢,或大或小,因时而异)。两个人群之间的过渡始终是循序渐进的,在人群边界上也是相互渗透的,但二者之间的差异却是清晰而系统性的。

例如,资本收入显然不是完全在“9%”人群的收入构成中绝迹,但它通常不是收入的主要来源,而只是一种补充。一位月收入4000欧元的经理人,可能照样拥有一套公寓,每个月获得1000欧元的租金(或是自住,因此每月不必支付1000欧元的租金,这从金融视角上来看是一回事),那么她每月的总收入就是5000欧元,其中80%是劳动收入,而20%为资本收入。事实上,劳动和资本之间的80:20分配基本代表了“9%”人群的合理收入结构,两次世界大战期间是这样,今天也仍然如此。他们的部分资本收入也可能来自储蓄账户、人寿保险合约及金融投资,但不动产收入一般是最主要的

与此相反,在“1%”人群中,劳动收入逐步成为附属物,而资本收入不断增长变为收入的主要来源。另一个有趣的特征是,如果我们将资本收入进一步细分为土地及建筑物的租金收入和流动资本的股息及利息收入,会发现最高10%人群的资本收入中很大比重是来自后者(尤其是股息)。以法国为例,“9%”人群的资本收入比重在1932年和2005年均为20%,而在最高0.01%人群里,这一数值却上升到了60%。考虑上述两种情形,这种剧增完全可以用金融资产的收入(几乎都是股息的形式)来解释,而租金的比重保持在总收入的10%左右,在前1%中甚至出现了下降的势头。这种格局反映了一个事实,即大量的财富主要由金融资产(主要是基于合伙关系的股票和证券)所构成。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