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主权财富基金的回报:资本和政治

2021-01-01 22:46:17

现在来看看主权财富基金的状况。主杈财富基金在近些年来有了长足发展,尤其是石油输出国的主权财富基金。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有关主权财富基金投资策略和回报情况的公开数据并不像美国大学基金会投资那样充分,鉴于主权财富基金的体量要远远大于美国大学的基金会,这种遗憾的程度似乎也更深。挪威的主权财富基金在2013年的资产规模超过7000亿欧元(是美国所有高校基金会总额的两倍多),其财务报告是全球所有主权財富基金中最详细透明的。其投资策略至少在开始的时傧,比美国大学基金会还保守,这也不难理解,因为毕竟主权财富基金是在公众的严格监督下(或许挪威人民不像哈佛大学那样喜欢把大量资金投到对冲基金和非上市公司股权中),因此其投资收益也没有那么高。最近该基金的管理者获得授权,他们可以将更多的资金用于另类投资(尤其是国际房地产),因此该基金的未来收益有望提升。但也要注意,该基金的管理成本不到其资产规模的0.1%(哈佛大学是0.3%),而由于挪威财富基金的规模是哈佛基金的20倍,因此从绝对数字上看,该基金也足以支付专业的投资建议。此外我们也了解到,1970-2010年,挪威政府把从石油产业中挣来的钱的60%都投入了该基金,而另外的40%则用于政府开支。挪威当局并未详细说明,该基金的长期目标是什么,也没有说明从何时开始该国公民会消耗该主权财富基金及其投资收益。或许他们自己也不知道这取决于挪威的石油储量变化、每桶石油价格的变化以及该基金在未来几十年的投资收益状况。

如果我们看看其他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尤其是中东国家的基金,那么令人遗憾的是,这些国家的主权财富基金透明度要比挪威差许多。其财务报告往往言之不详,因此儿乎不可能去彻底了解其投资策略,而投资收益状况充其量也就提点几句;此外各年度之间的数据也往往不可比较。掌管着全球最大主权财富基金的阿布扎比投资局(AbuDhabi Investment Authority)(其基金规模与挪威主权财富基金相近)在最近发布的报告称,1990~2010年其基金的年均实际收益率高于7%,而在1980-2010年为8%。考虑到美国高校基金会的投资业绩,这样的数字完全是有可能的,但由于该机构没有提供详细的年度信息,因此也很难对其做进一步分析。

不同的主权财富基金显然是采取了不同的投资策略,这或许与这些基金对待公众的不同态度以及对全球政治形势的不同看法有关。阿布扎比经常称其基金获得了高额回报,但沙特阿拉伯的主权财富基金却十分低调,尽管其规模在石油输出国中仅次于阿布扎比和挪威而高于科威特、卡塔尔和俄罗斯。波斯湾沿岸的石油小国往往国民数量稀少,因此其主权财富基金报告设定的阅读对象是全球金融投资界。而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报告则更加沉稳,并提供了从石油储量到国际收支和政府预算的情况,显然这样的报告是要给沙特阿拉伯王国的全体公民看的。沙特在2010年的人口总量是2000万人,尽管与中东地区大国相比不算太大(伊朗人口8000万、埃及8500万、伊拉克3500万),但却要远远大于那些袖珍的海湾国家。和这还不是唯一差别:沙特基金的投资似乎更加保守。按官方文件披露的信息,沙特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收益率不会超过2%3%,因为大量资金都投向了美国国债。沙特的财务报告中并没有足够的信息来让外界推断其投资组合变化,但其提供的信息却要比阿联酋详细许多,在这一点上他们似乎更准确。

那么,为什么明明可以在别处获得更高的收益,但沙特阿拉伯却选择美国国债作为主要投资对象?这尤其值得发问,因为美国高校的基金会从几十年前就开始慢慢停止投资美国的国债了,而选择在全球范围搜寻更好的投资机会,大量投资于对冲基金、非上市企业股权以及基于大宗商品的衍生交易品。诚然,美国国债是动荡世界中最安全的投资港湾,或许沙特阿拉伯的公众对于另类投资毫无兴趣。但与此同时也必须考虑这种选择背后的政治和军事考量:尽管这从来没有公开说破,但如果说沙特阿拉伯是在通过这种方式给为其提供军事保护的美国提供低息贷款,这在逻辑上似乎也说得通。据我所知,无人试图对这样的“投资”计算其具体回报,但无疑回报是相当可观的。如果美国和其西方盟友没有在l991年将伊拉克军队赶出科威特,那么接下来伊拉克就可能会威胁沙特阿拉伯的油田,那么就有可能导致伊朗等其他国家也跳出来参与本地区石油资源的重新分配。如此全球资本分布就会立刻变成经济、政治和军事的全面争衡。在殖民时代就曾上演这样的一幕,当时英法为首的帝国稍有龃龉就会赶忙推出大炮来保护本国的投资。显然,在21世纪也同样存在这样或明或暗的争斗,只是在新的充满紧张气氛的全球政治图景中,现在人们难以提前预测冲突会在哪里爆发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