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第十四章

2021-01-04 21:26:43

1.英国经济学家尼古拉斯·卡尔多( Nicholas Kaldor)提出了这种税收,下文将有更多涉及。不过,对卡尔多来说,它是累进所得税和累进房地产遗产税的补充,以确保后者不被规避。它并非某些人说的是对这些税种的替代。

2.例如,1990年法国的社会缴费延伸到除了雇用收入之外的收入流量(包括资本收入和退休收入),以形成所谓的“广泛社会缴费”( contribution socialegeneralised,或CSG),依照国际规范,相应收入被重新归类为所得税。

3.1988年实行1991年废止的人头税是一个地方税,要求每个成人支付相同数额,不论其收入和财富,所以富人的税率低。

4. L Camille Landais, Thomas Piketty, and Emmanuel Saez, Pour unerevolution fiscale: Un impot sur le revenu pour le 2/ siecle(Paris: Le Seuil, 2010),pp.4853。也可以参考网址www.revolution-fiscale.fr

5.特别是这个估计未能计入隐藏在避税天堂( tax haven)的收入(正如第十二章所述,其数目巨大),并且假设各个水平收入和财富的“避税手段”(taxshelter)是相同的(这很可能导致高估顶层的实际税率)。还请注意,法国的税收体系异常复杂,有很多特别种类和交叉税收。(例如,法国是发达国家中唯一没有从来源扣除所得税的,即便社保缴费也总是从来源扣除。)这种复杂性使得这一系统更加累退和难于理解(就比如养老金体系很难理解)。

6.来自继承资本的唯一税收收人在累进所得税项下(和其他资本收入起),而不是继承资本本身。

7.例如,在法国,财产和馈贈的平均税率仅为5%;即使对1%最高阶层的遗产也只有20%。见在线技术附录。

8.见图119-图11.11和在线技术附录。

9.例如,不是给底层的50%课税40%45%,往上的40%课税45%50%而是给底层课税30%35%,第二层课税50%55%。

10.假定代际流动性较低,这也将更为合理(就第十三章讨论的正义标准而言)。见在线技术附录。

1l.这一法律设定的“一般所得税”( impot general sur le revenu, or Igr)是针对全部收入的累进税,是当今所得税的先驱。它在1917年7月31日的法律中被修订,设定了 ceduiaire tax(对不同收入类别差别征税,比如公司利润和工资)。这一法律是今天公司所得税的先驱。关于从1914~1917基本改革以来法国所得税的混乱历史的细节,见 Thomas Piketty; Les hauts revenus enfrance au 20 siecle: Inegalites et redistribution 1901-1998(Paris: Grasset, 2001)233-334。

12.累进所得税主要针对高资本收人(其实每个人都知道这是收入分层的主导因素),认同资本收人的特殊豁免,这绝不会发生在任何国家的任何人身上。

13.例如,美国经济学家埃德温·塞利格曼( Edwin Seligman)在1890年和1910年间发表的很多赞扬累进所得税的著作被翻译成多种语言,激起热烈讨论。有关这个时期的这些争论,见 Pierre rosanvallon, La societe des eaux(Paris: Le Seuil, 2011), 227-33. J Nicolas Delalande, Les batailles de I'impotConsentement et resistances de /789 a nos jours(Paris: Le Seuil, 2011).

14.最高税率通常是一种“边际”税率,就其仅适用于“边际”或特定阈值以上的部分收入而言。最高税率通常适用于少于1%的人口(有些情况下少于0.1%)。要对累进税有一个全面了解,最好考察收入分配不同百分位数的有效税率(可能低得多)。然而,最高税率的演变仍然引人关注,它给出了最富有者有效税率的上限

15.图14.1所示最高税率不包括1920年引入的25%增加,针对没有孩子的未婚纳税人和“婚后两年仍然没有孩子”的已婚纳税人。(如果包括这个增加,则1920年的最高税率为62%,1925年为90%。)当提及通过税率来表达一个国家的希望和恐惧时,这一有趣的法律条款证明了法国对出生率的痴迷和立法者的无限遐想。从1939到1944年,该条款被重新命名为“家庭补偿税”( family compensation tax),并且通过家庭份额制度( family quotient system在此制度下,通常应得两个份额的没有孩子的已婚夫妇,如果在“婚后三年”仍然没有孩子,就会被减低到1.5个份额)延长到1945-1951年。注意,1945年制宪大会( Constituent Assembly)比1920年国家联盟的设定增加了一年宽限期。见 Les hauts revenus en france,233-334。

16.英国更早尝试针对全部收入的累进税是在拿破仑战争期间,而美国也在南北战争期间尝试过,但是这两次税收都在战争结束后即很快废止

17. A Mirelle Touzery, L'invention de I'impot sur le revenu: La taille tarifee1715-1789(Paris: Comite pour I 'histoire economique et financiere, 1994)

18.商业库存和资本有单独的税,名为 patente。关于 quatre vieilles税收体系(四种直接税,和不动产税一起,构成1791~1792年产生的税收体系的核心),见 Les hauts revenus en france,234-239。

19.一名19世纪的国会议员在谈到累进遗产税时说:“按照《民法》( CivilCodc)制定人的观点,当儿子继承父亲财产时,严格来说没有财产转移而只是继续享有。如果这一原则被视为绝对,那么任何对直接馈赠的税收都要排。无论如何,在设定税率上的极端节制是必不可少的。”见同上第245页。

20.180年到1916年任巴黎自由政治学堂( Ecole libre des sciencesPolitiques)和法兰西学院( College de france)教授,是当时保守主义经济学家中开拓殖民地的坦率捍卫者,也是《法国经济学家》( L'economiste francais)的编辑。该周刊很有影响力,大致相当于现在的《经济学人》,尤以没有底线和经常无辨别力地热情袒护当时强权的利益而著称

21.例如,他欣慰地注意到,在法国接受救济的穷人数量从1837年到1860年增长了40%,而救济办公室的数量也几乎翻倍。除了从这些数据推出实际的穷人数量馘少需要非常乐观之外(勒鲁瓦-博利厄毫不犹豫地这样做),在经济增长背景下穷人数量的绝对减少显然不能告诉我们任何关于收入不平等演变过程的信息。见同上第522-531页。

22.有人觉得几年前汇丰(HSBC)貼满机场墙壁的广告和他有关:“我们看到一个满是机会的世界。你呢?”

23.当时另一个经典论据是,要求纳税人申报收入的“质询”程序可能适合于德国这样的“独裁”国家,但会立刻被法国这样的“自由人民”所拒绝。见 Les hauts revenus en france,481。

24.比如,当时的财政部长约瑟夫·卡约( Joseph Caillaux)谈道:“我们曾经被引领去相信和宣称,法国是一个财富较少的国家,是一个资本分散成无限碎片的国家。新遗产税制度提供绐我们的统计数据,强迫我们要避开这立场……先生们,我不能向你们隐藏事实,这些数字改变了我的一些先人之见。这个事实是,少部分人拥有这个国家的大部分财富。见 Joseph Caillaux,Limpot sur le revenu(Paris: Berger, 1910), 530-32

25.关于德国的辩论,见 Jens Beckert,t. Thomas Dunlap, Inherited wealth,(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2008),220-35。图14.2所示的税率所涉为直系转移(从父母到子女)。在法国和德国,其他遗产的税率总是要更高。在美国和英国,税率一般不依賴于继承人的身份。

26.关于战争在改变对遗产税态度方面的作用,见 Kenneth Scheve andDavid Stasavage, "Democracy, War, and Wealth: Evidence of Two Centuries ofInheritance Taxation, American Political Science Review 106, no. 1(February2012):81-102

27.举个极端的例子,苏联从来都不需要对过高收入和财富采取罚没性税收,因为其经济体系对主要收入分配采取直接控制,宜称几乎所有私人财产为非法(诚然,是以对法律不太尊重的方式)。苏联有时确实有所得税,但相对来说微不足道,税率也非常低。中国的情况也一样。下一章再说这个问题。

28.怀着对勒鲁瓦一博利厄的敬意,威尔福德金把法国和英国、普鲁士放入同一联盟,实质上是正确的

29. Irving Fisher, Economists in Public Service: Annual Address of thePresident,”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9,no.l( March1919):5-21。费雪的灵感主要来自意大利经济学家欧享尼奥·雷吉纳罗苏( Eugenio Rignano)。见GErreygers and G. Di Bartolomeo,"The Debates on Eugenio Rignano's InheritanceTax Proposals, History of Political Economy 39, no 4(Winter 2007): 605-38. HII代积累的财富要比传承几代的旧财富纳税少,这一思想非常有趣,在某种意义上,前者很大程度上要比后者更加规避双重征税,即便两种情况下均涉及不同世代和不同个人。不过,将这一思想形式化并且实际实行很困难(因为遗产常常变化莫测),这也很可能是它为什么从未被尝试的原因。

30.这里的联邦税也应该加上州所得税(通常为5%~10%)。

31.日本最高所得税税率在1947~1949年升至85%,是由美国占领方设定的,在日本重拾其财政主权后,于1950年立刻降至55%。见在线技术附录。

32.这是适用于直系财产继承的税率。在法国和德国,适用于兄弟、姐妹、表亲和非亲属的税率有时会比较高。例如,法国目前的非亲属遗产税税率为60%。但是税率从未达到70%80%的美国和英国子女的税

33.98%的最高纪录从1941年到1952年在英国实行,1974年到1978年再次实行。全部序列见在线技术附录。在1972年的美国总统竞选中,民主党候选人乔治·麦戈文( George McGovern)走得如此之远以致提出对最大遗产继承征收100%的税率(当时税率为77%),作为其保证最低收入计划的一部分。麦戈文被尼克松以压倒性优势击敗,标志着美国对收入再分配的热衷开始走向终结

34.例如,当英国1974年到1978年最高资本所得税税率为98%时,最高劳动所得税税率为83%。见补充图S14.1,在线可得。

35.英国的思想家,如约輸·斯图亚特·穆勒( John Stuart mill),在19世纪已经仔细思考过遗产继承。在两次世界大战期间,当更加复杂的遗嘱数据可以获得时,这种思考更加深人。战后,在詹姆斯米德( James Meade)和安东尼·阿特金森( Anthony Atkinson)的工作中,这一思考在继续(我此前引用过)。还值得一提的是,尼古拉斯·卡尔多针对消费(实际上是奢侈消费)的累进税的有趣提议,直接来自他关于懒情的食利者付出更多的想法。他伓疑他们通过使用信托基金逃避累进遗产税和所得税,不像他这样的大学教授,按要求支付所得税。见 Nicholas Kaldor, An Expenditure Tax( London:Alennd Unwin. 1955)

36. e Josiah Wedgwood, The Economics of Inheritance(Harmondsworth,England: Pelican Books,1929; new ed.1939)。威治伍德小心翼翼地分析各种发生作用的力量。例如,他说明慈蓍捐助并不重要。他的分析让他得到结论,只有一种税收能达到他想要的平等。他也说明法国1910年的财产几乎和英国一样集中,据此他认为平等主义的财产分配,像在法国那样,虽然值得拥有,但是明显不足以实现社会平等。

37.例如,我已经在所得税中包括了整体社会贡献( generalized socialontribution,当前为8%),这使得当前的最高税率为53%。全部序列见在线技术附录。

38.这不仅在美国和英国(在第一组),以及德国、法国和日本(在第二组)成立,也在另外18个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成立,我们在WTID有这些国家的收入数据,让我们能研究这个问题。见 Thomas Piketty, EmmanuelSaez, and Stefanie Stantcheva, "Optimal Taxation of Top Labor Incomes: A Tale ofThree Elasticities, American Economic Journal: Economic Policy, forthcomingfg.3)。也请见在线技术附录。

39. JL Piketty et al., "Optimal Taxation of Top Labor Incomes, " figs. 3 andAl and table2。这些结果覆盖18个国家,在线技术附录亦可获得。这个结果并不依赖于起始时点的选择。在所有情况下,降低最高边际税率和经济增长率之间都没有统计上的显著关系。即便是从1980年开始,而不是1960年或1970年,也不能改变结果。富裕国家1970-2010年间的经济增长率,见本书

0.我们可以排除劳动供给弹性大于0.1-0.2,并且证明下面描述的最优边际所得税税率。所有理论论证和结果的细节见 Piketty et al.,“ Optimal Taxationof Top Labor Incomes",在线技术附录也有总结

41.要获得有意义的增长比较,重要的是比较期间要选取相当长时间(最少10-20年)。在较短的期间内,增长率会由于各种原因而变动,不可能得出任何有效的结论

42.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的差异来源于如下事实,美国公民要比欧洲人工作时间长。根据标准国际数据,在美国和欧洲大陆最富裕国家,每工作小时的国内生产总值大约是一样的(但是英国明显较低:见在线技术附录)

43.特别见图23

44.美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在1950-1970年一年增长23%,1970-1990年增长2.2%,1990~2012年则增长14%。见图2.3。

45.美国及世界其他部分创新的思想最近来自 Daron AcemogluRobinson, and Thierry Verdier,"Can't We All Be More Like Scandinavians?Asymmetric Growth and Institutions in an Interdependent World,"(MITDepartment of Economics Working Paper no.12-2, August20,2012)。这实质上是一篇理论文章,其最主要的事实基础是美国的人均专利数量高于欧洲。这很有趣,但是至少部分原因是不同的法律惯例,而且,无论如何创新国家应该明显保持较高的生产率(或者更大的国民牧入)。

46. 9L Piketty et al, "Optimal Taxation of Top Labor Incomes, fig 5, tables3-4。这里概述的结果基于40个国家近3000家企业的详细数据。

47. Xavier Gabaⅸx和 Augustin Landier认为,飙升的高管薪酬是企业规模增大的机械后果(据说这增加了更加有才能经理的生产率)。见“ Why HasCEO Pay Increased So Much?"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3, no. 1 (2008)49-100。问题是这个理论完全基于边际生产率模型,不能解释数据中观察到的巨大国际差异(公司规模几乎在所有地方都增加相同的比例,但是薪酬却没有)。作者只信赖美国数据,这很不幸地限制了实证检验的可能性。

48.许多经济学家捍卫这一思想,即更大的竞争可以消减不平等。见Raghuram G. Rajan and Luigi Zingales, Saving Capitalism from the Capitalists(New York: Crown Business, 2003), and L. Zingales, A Capitalism for the People(New York: Basic Books, 2012), or Acemoglu, Robinson, and Verdier,"Can'tWe All Be More Like Scandinavians”。有些社会学家也持此观点:见 David B.Grusky, "Forum: What to Do about Inequality? Boston Review, March 21, 2012

49.与经常被宣称但很少被证明的一个想法相反,没有证据表明,在1950-1980年间高管用私人飞机和豪华办公室等手段来补偿低工资。相反,所有证据都表明,这些额外福利从1980年开始增加。

50.精确的数字是82%,见 Piketty et al.,“ Optimal Taxation of Top Labor

51.注意,在这个理论模型中,累进税扮演两种非常不同的角色(在累进税的历史中也一样):罚没性税率(对收入分配中最高的0.5%或1%,税率大约为80%90%)会终止不合适的和无用的补偿,非罚没性高税率(对最高5%或10%征收50%-60%的税)则可以在来自90%的底层的税收之外提高财政收入来为社会国家融资。

52. Jacob Hacker and Paul Pierson, Winner-Take-All Politics: How WashingtonMade the Rich Richer-And Turned its Back on the Middle Class (New YorkSimon and Schuster, 2010); K. Schlozman, Sidney Verba, and H. Brady, TheUnheavenly Chorus: Unequal Political Voice and the Broken Promise of americanDemocracy(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2): Timothy Noah, TheGreat Divergence(New York: Bloomsbury press, 2012

53. L Claudia Goldin and Lawrence F. Katz, The Race between Educationand Technology, The Evolution of U.S. Educational Wage Differentials, 1890-2005( Cambridge, MA: Belknap Press and NBEr, 2010), Rebecca M. Blank, ChangingInequality(Berkele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 2011)and Raghuram GRajan, Fault Lines( 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010)

54.由于技能相似,私人部门,尤其是金融部门,提供的工资使得学院经学家的薪酬提升。见第八章。

55.例如,利用深奥的模型企图证明最富有的人应该缴纳零税赋,甚至要接受补贴。关于这些模型的简明文献,见在线技术附录。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