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铁路、公用事业、金融公司领域

2021-03-10 10:09:17

公用事业公司比其他公司天生更有稳定性,也具有利于普遍增长的因素。但是公司之间增长率变动相当大,地方基础差别也相当大,因为国家某些部分比其他部分发展得更加迅速。这些不同的情况在公司间造成了完全不同的市盈率(PE),虽然远不及我们在工业领域发现的差异那么大。①在别处,最高的市盈率反映了收益持续增长率将比平均增长率更高的可能性。②

过去许多年有很多人认为公用事业股表现非常出色,惟的问题是它的价格似乎升得过高。这也是其他组别的投资者和成长型公司所面临的相同的问题。因此,防御型投资者在他标准的组合策略中适当地持有公用事业股的比例,完全是合宜的。

就收益增长和稳定性以及它们的市场价格行为来说,铁路从整体上看是个有些萎缩的群体。标准·普尔价格指数对它们的市场表现提供了一个概括的快速反映,因为所有这些指数与1941年至1943年的10个平均数中的1个有关。1963年以来铁路股平均价在40.7美元,同时公用事业股在664美元,工业股在79.3美元。运输业各股之间的差别比公用事业各股之间差别更大。差别产生在经营效率、金融力量和收益增长上。防御型投资者也许会将较强的一类股票包括在他的名册上,这既因为其形式上的多样化,也因为他看好它们的前景。

金融证券包括五个小群银行;人寿保险公司;火灾、意外险担保公司;金融(借贷)公司;储蓄与贷款协会以及它们控股的公司。这些企业因征税太繁杂而不能有一般的利润。几乎所有这些企业在它们普通股净值前都有大量债务,而它们资产的性质使这种结构没有过分危险的可能。我认为没有特别理由把这一组股票放在投资者的单子上,至少较强的公司与其他公司相同的方面是适合这个结论的。读者也许对表23感兴趣,它追溯了三组主要标准·普尔证券的价格和市盈率的变化。

三组自1948年以来的市盈率增长都是值得注意的。这表明投资者信心比公司利润增长得更快(比较温和的衰退率的变动修正了这个比较,但不改变它们之间的密切联系)。1959年我曾补充说:“公用事业股的变动是最稳健的,但在1959年它对于防御型的投资者的确提出了一个问题。”当时公用事业股作为一个整体在三个投资组中,显得最稳定,利润最大。在接下来的5年中公用事业股的指数提高了50%以上,工业股提高了35%,铁路股提高了18%。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