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企业价值与股市价值

2021-03-18 18:01:03

市场波动对投资者的实际影响,还可以从股东作为各企业所有者的角度加以考虑。持有上市股份的人实际上具有双重身份,并且他可以在两者之中有选择地加以利用。一方面,他的地位类似于少数股东,或非上市企业的隐名合伙人。这样,他所得到的结果完全取决于企业的利润,或企业基础资产价值的变化。通常情况下,他会通过最新的资产负债表来计算自己享有的净值,以决定自己在这种非上市企业的权益价值。另一方面,普通股投资者持有一纸证书,一份印刷好的股票凭证。他可以在不同的时间按不同的价格随时将其卖掉(在市场开业时),因此,他经常可以将其从资产负债表中完全消除掉。

最近几十年股市的发展,使得一般的投资者更依赖于股票行市的变化,而不像以前那样,大多数人把自己仅仅看做企业的一个所有者。原因在于,当他有可能集中购买某成功企业的股票时,该企业的股价几乎总是会高于其净资产价值(或账面价值,“表内价值”)。在支付这些市场溢价的同时,投资者要承担很大的风险,因为他必须依靠股市本身来证明自己投资的合理性。

在如今的投资领域,这是一个最重要的因素,而且它没有得到应有的关注。整个股市报价系统中包含了一个内在矛盾。公司过去的记录和未来前景越好,其股价与账面值之间联系越小。但是,超出账面值的溢价越大,决定公司内在价值的基础就越不稳定——这种“价值”就更加取决于股市的情绪和容量的变化。这样,我们最终面临一个悖论:公司做得越成功,其股价的波动可能会越大。这实际上意味着,从根本上讲,普通股的质量越好,其投机的可能性越大——至少与不太引人注目的中等级别的证券相比是这样。(我们在此是把增长最快的企业与大多数地位稳固的企业相比较。这里的分析并没有包含严重投机的股票—因为这些企业本身具有投机性。)

上面所说的理由可以解释大多数成功的优秀企业经常出现的价格偏差行为。最好的一个例子就是IBM这家最大的企业。1962-1963年,仅在7个月内,该公司的股价就从607美元降到了300美元;经过两次股票分割后,1970年的股价又从387美元下降到219美元。同样地,施乐(近几十年,该公司的利润增长更加引人注目)的股价,在1962~1963年,从171美元降到了87美元;1970年,又从116美元降到了65美元。这种股价暴跌,并不是表明人们对两家公司未来的长期增长产生了怀疑;相反,它反映了人们对溢价(来自于股市本身对这些企业极为看好的前景所做出的高估)缺乏足够的信心。

从上面的讨论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对稳健的普通股极资者有实用价值的结论。如果投资者特别关注自己的股票组合的选择,那么他最好集中购买售价能较好地接近于公司有形资产价值的股票—一比如,高于有形资产价值的部分不超过三分之。从逻辑上讲,这样的(或更低的)购买价,应该看成是与公司资产负债相关联的而且也可以看成是具有独立于市场价格波动的理由或基础的。超出账面值的相关溢价,可以看成是为获得上市交易及相应的流动性的好处而额外支付的一笔费用。

这里有一点需要注意。股票的稳健投资并不仅仅在于购买价接近于其资产价值。除此之外,投资者还必须要求:合理的市盈率,足够强有力的财务地位,以及今后几年内的利润至少不会下降。对于价格较为合理的股票而言,这种要求似乎有些过高。但是,除了价格极高的市场环境之外,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一旦投资者愿意放弃极为看好的股票(预期增长率高于平均水平的股票),他将很容易看到,有众多能满足这些标准的可供选择的股票

在介绍普通股选择的各章中(第14和第15章),我们能从数据中看到,1970年底,道琼斯的股票中有一半以上能够满足我们的资产价值标准。在本书写作之时,投资最广泛的股票(美国电话电报公司的股票)的实际售价,要低于其有形资产的价值。除了具有其他优点之外,许多能源股现在(1972年年初)的售价都较为合理地接近于其资产价值。

与高价(相对于利润和有形资产价值而言)购买股票的人相比,以这种账价面值为基础而建立股票组合的投资者,可以以更加独立和超然的态度来看待股市的波动。只要所持股票的盈利能力令人满意,他就可以尽可能不去关注股市的变幻莫测。此外,他有时还可以利用这种变幻莫测,来展现自己贱买贵卖的高超技巧。

更多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