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智慧”是无罪的

2020-10-12 08:42:26

如果说强卖专利和“甜蜜的陷阱”还有一些我们能够理解的工业时代的竞争的印记的话,在金融高度发达的今天,纯粹的资本剥削已成为新的掠夺手段,而在这个比拼“智慧”的商业战场,有着更复杂的竞争与对抗。

2011年6月16日,对于哈尔滨泰富电器来说,是难以忘记的一天。5年前,“泰富”在美国 OTCBB(类似中国创业板)上市,成为第一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机电企业。开盘当天,“泰富”的价格达到3.1美元,经过2年的发展,“泰富”从 OTCBB成功转入纳斯达克主板,单股价格接近12美元。进入主板的第一天,泰富创下了交易1400万手的记录,成为当天纳斯达克主板上最活跃的20只股票之一。

而5年后,一个叫 Andrew Left的人在自己的博客上写下了一篇文章,导致泰富在纳斯达克停盘。Andrew Left毕业于美国西北大学,有10年撰写商业研究报告的经历,是 Citron research的创始人,也是一个从2001年开始就专门从事股票做空的“投资家”,他发布的研究报告曾经让9家上市企业摘牌,甚至促成美国著名企业 Home Solutions of america(HSOA)摘牌。

HOSA是一家房地产企业,鼎盛时期员工超过1万名。2007年6月,Left在他的博客上发表了一篇关于HSOA作假的博客,从财务、销售等几个主要环节对HSOA年报进行了全面攻击。

在博客中,Left直言:“HSOA的年报是简单明了的诈骗。”这篇博客引起了美国股票监管机构SEC的注意并最终导致其启动了对HSOA的全面调查。受此影响,HSOA的股价直线下降。8个月后,HSOA摘牌。

这次“成功”让Left由一个普通网民变成了一个知名投资分析师。不过Left的人生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在他23岁时—也就是他刚刚开始在投资领域工作不到8个月的时候—Left曾因发布虚假和误导性的信息以欺骗、诈骗客户,违背了公正和公平交易原则而被罚接受道德培训课程,并且3年不得与美国期货协会会员接触,也就是不能接触期货交易工作。

而在此后10余年的时间里,Left也并没有获得一展宏图的机会,就像他自己说的:“我从未在华尔街工作过,没有金融方面的高级学位。人们知道之会说:嘿,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你?但我不在乎,我的工作不证自明。”

而到了2011年,他的主要目标转向了中国企业。2011年6月9日,“泰富”发表声明: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天夫已经从中国发展银行获得了4亿美元贷款用于回购美国市场上分散的股权,收购价格将高达24美元每股—两倍于其当年登陆纳斯达克时的价格。

市场把这认为是“泰富”股票大涨的前兆,只是Left不这么认为。他认为泰富”的声明仅仅是为了推高股价,其贷款的真实性很难证实。不仅如此,Left还质疑“泰富”年报中的5亿元收入完全是子虚乌有,其公报中提供的大量财务报表都存在错误。而“泰富”最引人注目的行业地位也并不是因为业绩出色,而是因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天夫是全国人大代表

Left在他的博客中列举了他搜集到的各种证据,其中之一是“泰富’发给他的邮件中从来没有肯定地证实‘泰富’宣称的那些项目”,“这说明了·泰富”对于自己经营的不自信”。

在博客的最后,Left对“泰富”的股票价值进行了评价,认为“5美元才是比较合理的”。随着媒体的推波助澜,Left报告的影响迅速扩大。一些地方报纸用“中国企业造假5亿美金蒸发”的大标题整版刊发Left的报告。这引起了投资者的恐慌。

6月16日,“泰富”的股价下跌51.19%,从14美元掉到6.98美元。手握4亿美元的“泰富”在几乎没有任何抵抗的情况下就被迫退市了。事后,Left的研究方法和数据来源逐渐被披露出来。人们发现Left的大部分质疑都源自对比“泰富”的工商年检资料和公司在美国发布的年报之间的数字出入。同时,人们也发现Left的研究方法也颇让人有些“不放心”。

由于接触不到核心的商业资料,Left的数据全部来源于中国互联网上的企业宣传材料和在美国网络公开的财务数据。同时,由于不懂中文,Left雇用了十几个留学生帮他进行翻译。

泰富”的工商资料显示它的注册资金是8200万美元,但是招聘网站上的介绍是9000万美元,2008年在公司官网上发布的新年献辞提到的是2.8亿人民币……”

不过这些已经不能改变“泰富”退市和被做空的成功。做空是股票市场上一种古老的交易形式,指的是做空者在股票价格位于位时向股票持有者借出股票并卖出,然后在规定时间(或条件)前买回再还给持股者的过程。因此,做空是对于未来市场判断的一场赌博。如果借出的股票在购回的时候价格上涨,做空者就会遭受巨大的损失,比如当年纽约的做空者妄图击败罗斯柴尔德而最终失败那样。不过一且做空成功,所获得的收益也是巨大的。比如当年索罗斯做空英镑的行动让他收获了数以亿计的美元

对于专业做空者来说,如果能够控制股价的涨跌自然是梦寐以求的,而随着股票市场和传媒方式的革新,做空报告让做空者的这一理想成为现实。如同热钱一样,做空也会扰乱一个国家的财经基本秩序。国际金融组织将做空视为与国际热钱一样的经济杀手。不过也如同对待热钱那样,虽然世界的经济学家都视它为洪水猛兽,但却都找不到有效的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无从知晓Left从做空“泰富”的行动中获利多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泰富”在这次风波中损失的金钱和商誉绝对要远远超过Left做空获得的收益。对于美国的股民来说,“泰富”是罪有应得,Left更是显得骄傲:“我没有令人们亏损,而是帮他们省钱。我为人们省的钱比对他们造成的损失要多。”

而这还只是2011年被做空的几十只中国股票中的一只。据不完全统计,从2011年到2012年,有数十家中国企业被美国做空机构攻击。而这些企业中也有一些拿出财务报告和“反做空报告”来抵抗这场攻击的,一些中国企业还拿起了法律武器捍卫自己的利益。

不过不论最终的审判结果如何,在报告发布的一瞬间,这些企业的股价几乎无一例外地下降了。这可能就是最简单的商业逻辑:也许正义在你这方,但是最终的胜利不一定属于你。

商业总是残酷和现实的,当中国人更加广泛地加入市场的竞争中时,所面对的打击也就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而类似做空这样的纯智商的游戏也变得越来越多。中国还没有哪个企业能成为真正的行业引领者,不过看看其他商业大佬之间的斗争,也许更能帮助我们了解今天略显疯狂的商业。

从2010年开始,美国苹果公司对韩国三星公司提起了一项旷日持久的诉讼,这项诉讼起诉三星公司侵犯了苹果公司包括外观设计在内的多项知识产权。苹果要求美国法院判决三星公司赔偿专利侵权带来的损失同时全面禁止三星侵权产品在美国本土的销售。

这场官司历时将近两年。2012年,苹果公司获得了最后的胜利,三星公司被判决支付苹果公司专利使用费,同时支付巨额罚单,但是法院没有支持苹果公司禁止三星在美国销售的诉求。

不过胜败有的时候并不局限在法庭上。在打官司的两年时间里,三星占领了接近40%的美国智能手机市场,而在这之前,85%的市场份额都由苹果所独有。这个过程非常有趣:在苹果推出 iPhone系列之后,深知自身技术储备不足的三星立即购买了一批苹果手机进行仿制。据说面对 iPhone的先进技术,三星高层曾进行内部讨论,最后的结论是:如果现在努力获得苹果的专利授权很可能就错过了市场热度,而如果直接仿制则可以更有效地抢占市场

于是,三星开始了冒违反知识产权规定风险的仿制之路。大批与 iPhone外观相仿、功能类似的三星智能手机大规模在美国上市。由于三星同类手机的价格要低于苹果手机40%左右,这些手机一上市就对苹果手机产生了冲击。而耗费巨资开发 iPhone的苹果公司自然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它开始了全面的维权战争

不过让苹果始料未及的是,伴随着苹果起诉三星,市场出现了苹果公司完全没有预料到的反应:更多的消费者在看到三星和苹果时想到的不是三星侵犯了苹果的知识产权,而是“三星不仅便宜而且还使用了与苹果相同的科技”。

嘿,你知道吗?三星的技术全部是盗版苹果的,价钱便宜技术相似,为什么我们不选择三星呢苹果最终贏得了两年的官司,可是却输掉了市场。

这似乎很矛盾,也许当年苹果不专注于起诉三星,人们接受三星的速度还没有这么快。苹果原计划 iPhone的生命周期可以达到至少10年,而现在这个预期已经被调低了,也许这就是苹果推出新型号速度明显加快的原因

三星的胜利如同韩国跳出中等收入陷阱一样传奇,而事实上,在实际市场上三星已经用类似的手段击败了诺基亚和摩托罗拉。有的时候,胜利并不一定是胜利。传媒的力量已经改变了世界商业的基本面貌。当中国企业在股市上遭受质疑的时候,即使这种质疑是无中生有,也会面临灭顶之灾。

而类似苹果三星之战—比如今天的太阳能和通信产品之战—虽然中国企业最后能够通过法律途径获得所谓的公平,可是伤害却无法弥补。假如当年的“泰富”也信心满满地向美国法院提起上诉,也许最终能够获得一些安慰,不过这并不影响Left在地中海的沙滩上享受阳光甚至可能耗光“泰富”的资源也许这才是当年这家从东北发展起来的知名企业迅速退市的根本原因。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