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战后时期的影响:大西洋两岸命运的纠缠

2020-12-25 18:33:35

欧洲大陆(尤其是法国)对法国人所说的“辉煌30年”一直颇为怀念,这是指经济超快速增长的20世纪40年代后期到70年代后期。人们依然不理解是何种邪恶力量诅咒他们从70年代后期之后重新陷入如此低的增长状态。即便在今天,许多人还相信刚过去的30年(很快将达到35或40年)的可悲岁月将像一场噩梦般很快结束,世界将重新回到之前的美好状态。

但事实上,从历史视角来看,战后的“辉煌30年”才是特殊时期,原因很简单:欧洲在1914~1945年被美国远远甩到后面,才能在辉煌30年”期间快速追赶。一旦这个追赶过程结束,欧洲又和美国起站到世界技术进步的最前沿,增长率回落到相同的低水平,这是身处前沿的经济体的必然特征。

图2.3能够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欧洲和北美增长率的相对变化趋势。北美并不存在对战后岁月的怀念之情,因为那里根本没有出现所谓的“辉煌30年”,人均产值在1820~2012年基本保持在每年1.5%-2%的增长幅度。在1930-1950年人均产值增速的确有所放缓,降至略高于1.5%,此后在1950~1970年又提升到2%之上,在1990-2012年再次降至不足15%。而在被两次世界大战严重摧残的西欧,增长率的变动幅度要大得多,1913-1950年的人均产值增长停滞不前,增速仅略高于0.5%,在1950-1970年跃升到4%以上,然后在1970-1990年急剧下跌至略高于美国的水平(略高于2%),到1990-2012年只有15%。

西欧经历了1950~1970年的黄金增长时代,此后数十年的增长率却跌至巅峰时期的1/2甚至1β3。还需要注意,图2.3低估了这个下跌的深度,因为我把英国纳人了西欧国家之中(本来也应该如此),尽管英国在20世纪的增长历史曾十分接近于北美较为稳定的模式。如果只看欧洲大陆国家,我们会发现其人均产值增长率在1950-1970年平均达到5%,远远超出过去两个世纪其他先进国家所取得过的成绩。

经济增长在20世纪迥然不同的经历,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释为什么不同国家的公众对商业和金融全球化乃至整个资本主义体制会有那么悬殊的看法。在欧洲大陆(特别是法国),人们会很自然地继续把战后的头30年(政府对经济实施强有力干预的时期)视为幸运的高增长期,许多人认为1980年左右开始的经济自由化是增长极缓的祸首。

但在英国和美国,人们对战后历史有着截然不同的解读。在1950~1980年,英语国家与战敗国的差距迅速缩小,到20世纪70年代后期,美国杂志的封面文章经常抨击美国经济增速下滑和德国、日本工业发展取得的成功。英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则降到了德国、法国、日本甚至意大利的水平之下。也可能正是这种受到挑战(甚至被超越)的情绪在随后的“保守主义革命”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促使英国的玛格丽特·撒切尔和美国的罗纳德·里根承诺,要把侵蚀盎格鲁-撒克逊传统的企业家动物精神的福利国家制度打回去,回归19世纪的纯粹资本主义,让英美两国重振雄风。以至于在今天,这两个国家的许多人还是相信保守主义革命取得了巨大成功,因为他们的增长率又可以和欧洲大陆及日本一较高下了。

实际上,无论是1980年左右启动的经济自由化,还是1945年开始的干预主义浪潮,其赞誉或指责都是应得的。不管英国和美国采取了何种政策,在经受1914~1945年的分崩离析后,法国、德国和日本将很有可能赶超英美(我的这个说法略显夸张)。我们最多能说政府干预没有造成危害而已。类似的道理是,一旦这些国家赶上世界技术发展的前沿,它们的增长就不再快于英美两国,所有发达国家的增长速度基本趋于相同,也是顺理成章的事(见图2.3,后文还将对此继续讨论)。大致说来,英美两国的经济自由化政策对这个直观的事实也几乎没有影响,既没有提高也没有降低增长率。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