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流量:比存量更难以估算

2020-12-27 18:57:25

另一个重要提示与非工资劳动者的收入有关,他们的资本报酬很难与其他收入进行区分。诚然,与过去相比,这个问题已经没那么重要了,因为今天的多数私人经济活动都围绕公司(一般是股份制公司)展开,所以公司账户与个人账户泾渭分明(个人只承担所投资本的风险,而不承担个人财富的风险,这源于“有限责任公司”这个革命性概念的出现,它在19世纪后半叶已被世界各地广泛采用)。在此类公司的账册上,劳动报酬(工资、薪金、奖金及支付给经理和为公司贡献劳动的雇员的其他费用)和资本报酬(股息、利息、为增加公司资本价值而进行再投资的利润等)截然分开。

合伙经营和独资经营有所不同:企业账户有时会与公司负责人的个人账户混为一谈,因为他既是所有者又是经营者。目前,在发达国家中约有10%的国内产值来自个人企业的非工资劳动者,这个数字相当于非工资劳动者占就业人口的比例。非工资劳动者大多在小企业(做商贩、工匠、餐馆员工等)和专业领域(做医生、律师等)工作有很长一段时间,这一类别也包含大量的个体农户,但今天农户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消失了。在这些个人公司的账簿中,一般不可能区分出资本报酬:例如,一位放射科医生的收益既是他的劳动报酬,也是他使用的昂贵设备的产出。旅馆老板或小农场主也是这种情况。因此我们说,非工资劳动者的收入是“混合型”的,因为它包含劳动收入和资本收人,这也被称为“企业主收入”( entrepreneurial income)。

为了将混合收入在资本和劳动间进行分配,我使用了在其他经济成分中同样适用的平均资本一劳动划分法。这一选择随意性最小,所产生的结果看来与其他两种常用的方法接近。2然而,这依然是一个近似值,因为在混合收入中,资本收入和劳动收人之间没有明确的界限。就当下而言,这基本上没有区别:因为混合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很小,混合收入中资本收入所占比重的不确定性对国民收人的影响不会超过1%2%。在早期,特别是在18、19世纪,那时的混合收人约占国民收入的一半还多,因此潜在不确定性要大得多。3这就是为什么现有的对18、19世纪资本收入比重的估计只能当作近似值

尽管如此,但我对这个阶段资本占国民收入比重(至少40%)的估计应该还是可靠的:在18、19世纪初的英国和法国,仅支付给房东的租金就占国民收入的20%,面且所有迹象都表明,农地(约占国民资本的一半)收益稍稍低于资本平均收益,但根据19世纪上半叶特别高的产业利润率来判断,应该远远低于产业资本收益。不过,由于现有数据的不完善,最好还是给出一个区间(35%~40%),比给出一个单一估算值更为稳妥。

对18、19世纪而言,估算资本存量价值可能比估算劳动收入和资本收入流量更为准确。今天,这个结论在很大程度上依然如此。这就是我为什么像多数经济学研究人员以往所做的一样,强调资本/收入比的演变,而不着墨于资本一劳动划分。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