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富裕社会的精英主义极端

2020-12-31 13:11:43

大部分崇尚精英主义的人都认为巨额薪酬差距是正当的,因为由薪酬造成的贫富差距据说要比由继承财富造成的差距更具合理性。从拿破仑时代到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法国曾有一批数量很小但薪资很高的高级公务员群体(收入是当时平均水平的50-100倍),这些人最低也是政府部长级别。这种情况总是被认可的,包括拿破仑本人也认为这种情况合理,因为他本身也是科西嘉贵族后裔,当时认为最聪明能干的人所获的薪水应该能够让他们过上与最富裕的遗产继承者相当的生活(这与伏脱冷所说的完全相反)。正如阿道夫·梯也尔于1831年在法国下议院中的发言所指出的:“行政长官应与所管辖范围内荣誉公民享有同等地位。”41881年,法国经济学家勒鲁瓦-博利厄解释说,政府只提高最低工资水平的做法太不重要。他积极为当时的高级公务员辩护,当时大部分公务员的年收入在“1.5万~2万法郎之间”;这位法国经济学家认为“普通人可能会认为这样的工资很高了”,但其实“根本不足以维持优雅的生活方式,也不足以留存任何积蓄。

这种对精英阶层的辩护也岀现在最富裕社会的讨论中,这才是最令人忧心的,在精英社会中,奥斯汀所描绘的需求和尊严根本不用考虑。近年来,在美国我们时常可以听到类似的对高管人员那种惊人收入的辩护(他们的收入至少是平均收人的50-100倍)。支持这些高薪的人说,如果没有这样高的薪水,那么就只有巨额財富继承者才能享有真正的财富,这是不公平的。因此按他们的说法,每年给高管支付的上百万甚至上亿薪酬最终是为了实现社会公正。4这样的论调容易为将来贫富差距的拉大和恶化铺平道路。未来的世界可能会糅合了过去世界的两大弊端:一方面存在巨大的由继承财富造成的不公,另方面又存在以能力和效率为理由的因薪酬造成的巨大贫富差距(其实这种说法并无道理)。因此走向极端的精英主义就很容易产生高管和食利者之家的赛跑,最终受损者则是在旁观赛的普通大众。

在此值得强调的是,不仅那些身处财富榜顶端的人笃信精英主义,认为现代社会中所存在的不公平是合理的,许多身处中间的人也认同这种观点,这就造成了底层社会和中层社会的看法差异。20世纪80年代时,米歇尔·拉蒙特( Michele lamont)对美国和法国数百位“中上阶层”的代表人士进行了深度访谈,采访对象不仅有生活在纽约和巴黎等国际大都市的人,也有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和克莱蒙费朗等小城市的居民。她问了访谈对象的职业、他们对自己的社会角色以及社会地位的看法以及他们与其他社会团体和阶层的区别等。她的研究发现,无论是在美国还是法国,那些“教育良好的精英”总是首先强调自身的能力和道德品质,他们通常用到的形容词包括活力、耐性、勤奋、努力等(此外也有宽容、善息等)4。奥斯汀和巴尔扎克小说中的男女主人公从来不会觉得有必要去和自己的仆人对比个人品性(当然仆人在小说中永远都是默默无闻的)。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