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累进税

2021-01-02 22:30:53

有趣的是,对于累进遗产税来说也是如此。累进遗产税是20世纪早期第二重要的财政创新。直到1914年,遗产税税率仍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见图142)。第三共和国治下的法兰西再次成为标志性案例这个国家本应培养公民对于公平思想的真正热爱,其男性普选权也在1871年恢复,然而,却在近半个世纪里顽固地拒绝全面接受累进税制。这种态度一直没有真正转变,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它不可避免地改变了。无可否认,遗产税是由法国大革命建立的,从1791年到1901年一直大体上严格保持稳定,1901年2月25日的法律使其成为累进税。然而,事实上改变并不大:1902-1910年最高税率被设为5%,然后1911~1914年是6.5%,并且每年只适用于少数财产。在富裕的纳税人看来,这个税率似乎过高。很多人认为,确保“儿子能够继承父亲的财产”是一个“神圣的职责”,这样就可以使家族财富永远流传下去,而这种直接的传承不应承担任何类型的税收。不过低遗产税实际上未能阻止财产很大程度上原封不动地从一代传至下代。在1901年改革后,最富有的1%的遗产平均有效税率不超过3%(相较而言,19世纪实行比例税体制下为1%)。事后来看,一切都很清楚,改革对当时已经在进行的财富积累和高度集中过程几乎没有任何影响,遑论彼时人们的思想和信念。

此外,令人惊诧的是,在法国“美好年代”的经济和金融精英中明显占据大多数的累进税制的反对者,他们频繁假惺惺地以如下论点解释自己的观点:法国作为自然的平等主义国家,没有必要使用累进税。一个特别典型和有教育意义的例子是保罗·勒鲁瓦-博利厄,他当时是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在1881年发表了著名的论文《关于财富分配和环境不平等减小之趋势》( Essa isur la repartitiondes richesses et sur la tendance a une moindre inegalite des conditions, i篇论文讨论了财富分配以及不平等状况削减的趋势),这是一本第次世界大战前夕再版多次的著作。20勒鲁瓦-博利厄实际上没有任何数据来证明其“不平等削减之趋势”的观点。但是没关系,基于完全无关的统计,他设法提出一个并不令人信服的模糊论据,来说明收人不平等程度正在减小。2有时他似乎注意到他的论据是错误的,于是他就简单指出不平等的减少迫在眉睫,但无论如何也不能阻挠商业和金融全球化令人惊叹的进程,这种全球化使法国储蓄者可以投资巴拿马和苏伊土运河,并且投资可以很快扩展到独裁的俄国。显然,勒鲁瓦一博利厄着迷于当时的全球化,也极度惧怕突然的革命可能会让这切陷入险境。2当然,只要不妨碍冷静分析,这种痴迷就并非一定要遭受谴责。1900~1910年法国的最大问题不是布尔什维克革命已然迫近(当时并不比今天更可能发生一场革命),而是累进税制的出现勒鲁瓦-博利厄及其“中间右派”(相较于主张君主政体的右派)同僚认为,累进税存在一个不可辩驳的错误观点,因而头脑健全者都应该极力反对:他坚称,法国成为一个平等主义国家得益于法国大革命,革命重新分配了土地(在一定程度上),尤其是建立起和民法一致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革命还建立了平等的财产权和自由契约权。所以,累进税和没收性税负没有必要。当然,他还认为,这种税收可能在英吉利海峡对岸的英国非常有用,而不是在法国,因为那是一个阶级分化的贵族社会

碰巧的是,如果勒鲁瓦-博利厄去翻阅税务当局在1901年改革后不久发布的遗嘱档案,他就会发现共和政体的法兰西,在其“美好年代”的财富集中程度与君主政体的英国几乎一样。在1907年和1908年的国会辩论中,所得税的拥护者频繁提及这一事实。24这个有趣的例子说明,即使是低税率的税收也可以是知识的来源和促进民主透明的力量。

在其他国家,遗产税也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开始转型。在德国对巨额遗产课税的思想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的国会辩论中被广泛讨论。社会民主党领导人,从奥古斯特·倍倍尔( August Bebel)和爱德华·伯恩施坦( Eduard bernstein)开始,就指出遗产税可以减轻工人沉重的间接税务负担,从而改善他们的处境。但是魏玛共和国国会不会同意这一新税收:1906年和1909年改革确实制定了一个非常小的房地产遗产税,但是对配偶和子女的遗产(即遗产的最大部分)全部豁免,不管数额有多巨大。直到1919年,德国的遗产税才扩展到家庭遗产,并且最高税率(针对最高额的遗产)突然从0增加到35%。2战争及其引发的政治变革所起的作用绝对重要,否则,很难想象如何打破1906-1909年的僵局

图14.2显示,在20世纪之初,英国的最高遗产税率曲线呈现出轻微上扬的趋势,其上升幅度要稍微大于所得税。最高遗产税率从1896年改革以来的8%升至1908年的15%,这是相当大的比例。在美国,联邦遗产和赠予税直到1916年才建立,但其税率很快就上升至高于法国和德国的水平。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