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欧元:21世纪的无国家货币

2021-01-03 22:45:36

2009年以来折磨南欧银行的各种危机引出了一个更普遍的问题这和欧盟的整个体系结构有关。欧洲如何来创造—人类历史上第次如此大规模地种没有国家的货币?由于2013年欧洲的国内生产总值占全球的将近114,这个问题不只是关乎欧洲居民的利益,也关乎整个世界的利益。

这个问题通常的答案是欧元的创立—1992年的《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达成协议,紧跟着柏林墙的倒塌和德国重新统一,2002年1月1日,当遍及欧元区的自动柜员机首次开始提供欧元纸币时,原来的规划成为现实——但这只是一个漫长过程的第一步。货币联盟被期望自然演变进化成政治、财政和预算联盟,以至于成员国之间达成种更为紧密的协作。但耐心是必要的,联盟必须一步一步前进。某种程度上这无疑是正确的。然而,在我看来,不愿意设计一条抵达期望终点的精确路线——任何关于因循的路线、沿途的阶段和最后终点的讨论被反复延期——完全可能让整个进程偏离原定的轨道。如果欧洲1992年创造了无国家的货币,那么这么做的原因不单单是实用主义。这种制度安排创立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当时许多人相信中央银行的唯一目的是控制通货膨胀。20世纪70年代的“滞胀”让政府和人民相信中央银行应该独立于政治控制,将低通胀作为唯一目标。这就是为什么欧洲创造了一个没有国家的货币和一个没有政府的中央银行。2008年的危机打破了中央银行的这一静态幻景,一切都明显指出,在严重经济危机中,中央银行需要发挥重要作用,而目前的欧盟机构完全不能胜任手头的任务。

毫无疑问,给定中央银行无限制造货币的权力,使其受到严格的约束和明确的限制完全合理。没人想授权给国家首脑可以任意替换大学校长和教授的权力,更别说规定教学内容了。出于同样的原因,在政府和货币当局之间的关系上施加严格限制,也没什么可惊讶的。但是中央银行独立性的限度也应该明确。在当前的危机下,据我所知,没有人提议中央银行回到其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在很多国家享有的私有地位(在某些国家,大概处于1945年)。25具体而言,中央银行是公共机构的这一事实,意味着其领导人由政府(有些情况下由议会)任命。很多时候这些领导人不能在其任期内(通常5~6年)被免职,但是如果其政策被认为不足以解决间題,则可以在任期结束时被替换,这正好为政治控制提供了一个途径。实际上,美联储、日本银行和英格兰银行的领导人被要求与本国民主选举的合法政府密切合作。在这几个国家,中央银行在稳定利率和公共债务,并且使利率和债务处于较低且可预测的水平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欧洲中央银行面临一系列特殊的问题。首先,欧洲中央银行的地位比其他中央银行更受限制:保持低通货膨胀目标绝对优先于支持经济增长和充分就业。这反映了欧洲中央银行孕育期的意识形态背景。此外,欧洲中央银行不允许购买新发行的政府债券:必须首先让私人银行借款给欧元区的成员国(可能以高于欧洲中央银行向私人银行收取的利率),然后在二级市场购买债券,就像经过许多次考量后,欧洲中央银行对南欧政府的主权债务最终所做的那样。更进一步地说很明显欧洲中央银行的主要困难在于,它必须处理17个国家的债务与17个国家政府打交道。在这样的背景下发挥稳定作用很不容易。如果美联储不得不在每个早晨选择是否关注怀俄明、加利福尼亚和纽约的债务,并且要基于每个特殊市场紧张局势的判断,还要在来自全国各个地区的压力下设定利率和数量,那么,坚持一贯的货币政策也将变得非常困难。

从2002年欧元的引入到2007~2008年危机的开始,整个欧洲的利率差不多是同一的。没人预先料到退出欧元区的可能性,一切似乎都运转良妤。然而,当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利率开始迅速分化。对政府预算的冲击非常严重。当政府经营着接近一年国内生产总值的债务时,利率几个点的不同会有相当大的后果。面临这种不确定性,只要是关于调整带来的负担和社会国家不可缺少的改革,就几乎不可能有冷静温和的民主讨论。对南欧国家来说,几乎没有选择的可能性在加入欧元区之前,它们可以贬值其货币,这至少可以恢复竞争力,刺激经济活动。在投机的某种程度上来说各国利率,比此前在欧洲货币间汇率上的投机更不稳定,尤其自从跨境银行借贷在迅速发展到如此大的比例,以至于少数几个市场参与者的局部恐慌足以引发足够大的资本流动之时,从而影响到像希腊、葡萄牙和爱尔兰,再甚至像西班牙和意大利这样更大的国家。逻辑上,那些失去货币主权的国家应该得到补偿,如果需要,可以通过保证这些国家以较低且可预测的利率借款这一手段。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