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政治和历史经济学

2021-01-03 19:19:56

最后,我想用一点儿篇幅谈谈经济学和社会科学。正如我在导言中明确指出的,我把经济学看作社会科学的一个分支,与历史学、社会学、人类学和政治学并列。我希望本书能够让读者明白我的想法。我不喜欢“经济科学”( economic science)这一表述,为其中的极端傲慢感到震惊,这是因为它暗示经济学获得了比其他社会科学更高的科学地位。我更喜欢“政治经济学”( political economy)这一表述,它可能显得有些过时,不过在我看来传递了经济学和其他社会科学的唯一区别:其政治、规范和道德目的

从一开始,政治经济学就寻求合乎科学地(或者说,理性地、系统地和有条理地)研究在一国的经济和社会组织中国家的理想作用。它提出的问题是:何种公共政策和制度可以引领我们更加接近理想社会?这种毫不掩饰的研究善恶的抱负,可能会让一些读者发笑,因为在善恶问题上,每个人都堪称专家。不可否认,这是一个经常不能实现的抱负。但它也是一个必要的、真正不可或缺的目标,因为社会科学家太容易自绝于公共辩论和政治对抗,而只满足于扮演评论员或其他观点和数据的破坏者角色。社会科学家,像所有知识分子和公民样,应该参加公开辩论。他们不能满足于援引宏大而抽象的原理,比如正义、民主和世界和平。对于特定的制度和政策,他们必须做出选择和表明立场,不管是针对社会国家、税收体系还是公共债务。每个人都各有其政治立场。世界并没有分成两部分:一边是政治精英,另边是时事评论员和观众,他们的职责只是每四到五年往票箱投一次票。倘若认为学者和民众生活在分离的道德世界,前者关心手段,后者注重结果,我相信,这是一种不切实际的说法。尽管这样的说法容易理解,但在我看来,有害无益。

很长时间以来,经济学家一直试图根据其所谓的科学方法来自我定义。实际上,那些方法往往过度使用数学模型,它们常常不过是个借口,为的仅仅是占领硏究领域以及掩盖内容的空虚。太多的精力已经而且仍然浪费在纯理论的推演上,没有人想要解释经济事实,也没有人想要解决社会和政治问题。今天的经济学家对基于可控实验的实证方法充满热忱。当适度使用的时候,这些方法可能是有用的,也的确使一些经济学家转向研究经济学中的具体间题和各国的第一手资料(早就应该如此)。但是这些新方法本身有时候抵挡不住某些科学幻想的诱惑。例如,有可能花费大量时间证明一个纯粹和真实的因果关系存在,而对问题本身重视不够。新方法经常导致研究者忽视历史,也认识不到历史经验仍然是我们知识的主要来源。我们不能重演20世纪的历史,好像第一次世界大战从未发生,或者好像所得税和现收现付养老金制度从未产生。无可否认,历史的因果总是很难超越质疑的阴影而被证明。我们真的确定特定政策产生了特定的效果,还是说这个效果是由于其他原因?我们从历史(尤其是20世纪的研究)中得到的不完全的经验和教训,具有无法估量的和不可替代的价值,可控实验永远无法与之相提并论。要想学以致用,经济学家必须首先学会在方法论选择上更加务实,要利用任何可用的工具,从而与其他社会科学学科更紧密地合作。

相反,其他学科的社会科学家不应该把经济事实的研究留给经济学家,且一定不要在岀现数字的时候,因害怕而落荒而逃,或者自我灡足于说,每个统计数字都只是一个社会建构,这当然是真的,但并非是全如此。说到底,两种反应是一样的,因为它们都把研究领域丢给他人。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