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第六章

2021-01-03 19:02:22

1.公债利息不属于国民收入的一部分(因为它只是一种转移支付),是对非国民资本的报酬(因为公债是私人债券持有者的资产,是政府的债务),因而不包含在图61~图64中。如果包含在内,资本收人比重会较高一些般约高1~2个百分点(在公债极高时期能达到45个百分点)。要见完整的系列,请参阅在线技术附录

2.非工资劳动者既可以得到与工资劳动者同样的平均劳动收入,也可以得到企业资本与其他形式资本一样的平均收益,见在线技术附录。

3.在发达国家中,个体公司在国内产值中的比重已从20世纪50年代的30%40%下降到80年代的约10%(主要反映了农业比重的下降,19、20世纪初又回到了50%),然后稳定在这一水平,由于财政条件的有利(不利)变化,有时会上升至约12%15%。见在线技术附录。

4.图6.1和图62中所给出的数列,英国部分出自罗伯特·艾伦的历史研究,法国部分出自我自己的研究。关于来源和方法的所有细节,见在线技术附录

5.见在线补充图S61和S62,我列明了英国和法国资本收入比重的上限和下限。

6.见第十二章。

7.18、19世纪英国和法国公共债务的利率一般为4%5%,有时候低至3%(例如在19世纪末经济衰退期间)。与之相反,在政治气氛高度紧张时期利率上升到5%6%,甚至更高,这时候人们会对政府预算的公信力产生怀疑,例如,法国大革命之前和期间的几十年便是如此。见F. Velde and D.weir,"TheFinancial Market and Government Debt Policy in France 1746-1793,Journal ofEconomic History52,no.l( March I992):1-39。还可见K. Beguin, Financer laguerre au 17e siecle: La dette publique et les rentiers de I'absolutisme(SeysselChamp vallon,2012)。见在线技术附录。

8.法国“ livret A”储蓄账户名义利率2013年时仅为2%,实际收益率接近零。

9.见在线技术附录。在大多数国家,支票账户存款产生利息(但法国严厉禁止)。

10.例如,名义利率为5%,通货膨胀率为10%,实际利率就是-5%;而名义利率为15%,通货膨胀率为5%,则实际利率为+10%

11.房地产本身大约占总资产的一半,而且在所有金融资产中,实际资产般占一半还多,经常超过34。见在线技术附录。

12.不过,我在第五章中解释过,这种方法将结构性资本收益(即股价中留存收益资本化而得到的收益)也包含在资本收益之中。长期来看,这是股票收益的重要组成部分。

13.换言之,在一个初始资本收益率为4%的社会里,通货膨胀率从0上升到2%,当然不能与对资本收人征收50%的税负相提并论,原因很简单,房地产和股票价格会开始每年上涨2%,这样只有一少部分家庭资产(一般是现金存款和一些名义资产)会缴纳通货膨胀税。我将在第十二章中再次讨论这个问题

14. UP. Hoffman, Gilles Postel-Vinay, and Jean-Laurent Rosenthal, PricelessMarkets: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Credit in Paris 1660-1870,( Chicago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2000)

5.在弹性为0的极端情况下,即便资本稍有过剩,资本收益率以及资本收入比重也会减少为0

16.在弹性无穷大的极端情况下,资本收益率不变,所以资本收入比重与资本/收入比同比例增加。

17.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是一个数学公式Y=FK,L)=kL,其中Y是产量,K是资本,L是劳动。替代弹性大于1或小于1的情况,还有其他数学公式进行说明。弹性无穷大的情况是一个线性生产函数:产量是给定的Y=F(K,L=rK+u,所以资本收益率r不取决于所用资本和劳动的数量,也不取决于劳动收益率ν(恰好等于工资率,在这个例子中也是固定的)。见在线技术附录

18. L Charles Cobb and Paul Douglas, A Theory of Production,AmericanEconomic Review 18, no. l(March 1928): 139-165

19.根据鲍利的测算,这个时期资本占国民收入的比例约为37%,劳动占比约63%。见 Arthur Bowley, The Change in the Distribution of National Income180-1913, Oxford: Clarendon Press,1920。这一估计与我对这一时期的研究发见一致。见在线技术附录

0. Jurgen Kuczynski, Labour Conditions in Western Europe 1820 to 1935.London: Lawrence and wishart,1937。同年,鲍利扩展了他1920年后的著作U Arthur Bowley, Wages and income in the United Kingdom since 1860, Cambridge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1937。也可见 Jurgen Kuczynski, Geschichte der lageder Arbeiter unter dem Kapitalismus,38vols, Berlin,1960-72。第32、33和34卷专门论述法国。库钦斯基的系列著作尽管有其局限性,但依然是宝贵的史料来源。关于对其著作的批评分析,见 Thomas Piketty, Les hauts revenusen france au 20 siecle: inegalites ef redistribution 1901-1998,(Paris: Grasset2001),677-681。其他参考资料见在线技术附录。

21. A Frederick Brown, Labour and Wages, Economic History Review 9no.2(May1939:215-17

22. U J M. Keynes, Relative Movement of Wages and Output, Economicournal49(1939):48。有趣的是,当时的资本一劳动划分稳定论的支持者还是不能确定这一分割的稳定水平。在此情况下,凯恩斯坚持认为,1920年到1930年间,归于“体力劳动”(长期来看无法定义的一个类别)的收人比例好像是国民收入的40%

23.完整的文献目录,见在线技术附录。

24.见在线技术附录。

25.这可能表现为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中指数1a的增大(以及a的相应减小),或者对更为一般的、其中替代弹性大于1或小于1的生产函数进行类似调整。见在线技术附录。

26.见在线技术附录。

27. L Jean bouvier, Francois Furet, and M. Gilet, Le mefrance au 19 siecle: Materiaux et etudes(Paris: Mouton, 1965)

28. Francois Simiand, Le salaire, I'evolution sociale et la monnaie(Paris:Alcan, 1932): Ernest Labrousse, Esquisse du mouvement des prix et des revenus erfrance au 18 siecle(Paris: Librairie dalloz,193)。杰弗里·威廉姆森( JeffreyWilliamson)及其同事汇编的关于地租和工资长期演变的历史著作也表明,18世纪和19世纪初,流向地租的国民收入比重出现增加。术

29. L A. Chabert, Essai sur les mouvements des prix et des revenus en francedel798al820,2vols.( Paris: Librairie de medicis,1945-49)。也可见 GillesPostel-Vinay, A la recherche de la revolution economique dans les campagnes(1789-1815), Revue economique, 1989.

30.公司“增加值”的定义是其出售商品和服务而取得的收人(在英国称为“销售收人”)与其进货而向其他公司支付款项(称为“中间消费”)之间的差额。如其名称所示,同时,这个总数测度的就是公司在生产过程中增加的价值。工资从增加值中支付,余下的从定义上讲是利润。对资本一劳动划分的研究经常局限于工资一利润划分,而没有考虑租金。

31.人口的永久持续增长概念并不比其他概念更清晰,其实它像以往一样依然含混不清、令人恐惧,这就是为什么全球人口稳定假说被广为接受。见第

32.资本收益不趋向于零的唯一情况就是“自动化”经济,其资本与劳动的替代弹性无限大,于是生产最终只使用资本。见在线技术附录。

33.最有意思的税收数据出现在《资本论》第一卷的附录10。基于马克思给出的账本,对利润比重和利用率进行了计算,见在线技术附录对这些计算的分析。在《工资、价格和利润》(1865年)中,马克思使用了一家高度资本主义化的工厂的账目,其中利润占增加值的50%(与工资比例一样大)。虽然他没有明说,但好像他认为工业经济中的整体划分就是这个样子。

34.见第一章。

35.最近几个理论模型试图明确解释这种直觉。见在线技术附录。

36.姑且不说有些美国经济学家(从莫迪利亚尼开始)认为资本已经完全改变了性质(现在的资本来自于整个生命周期的积累),而英国人(从卡尔多开始)依然认为财富是继承的遗产,这显然不能让人信服。我将在第三部分冋头讨论这个重要问题。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