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第十章

2021-01-04 18:33:49

1.特别是,按收入层级划分的收入结枃的数据也印证了这一发现。始于19世纪末期的数据也显现出同样的特征(德国、日本和几个北欧国家)。较穷国家和新兴国家的数据更为不完整,但也显现出类似的特征。见在线技术附录

2.见表72。

3.其他国家可获得的类似数据显示了一致的结果。比如,我们观察到,丹麦和挪威19世纪以来的变化与瑞典的演变轨迹非常接近。日本和德国的数据显示出的动态过程与法国也较为类似。最近对澳大利亚的一项研充显示出它与美国的结果是一致的。见在线技术附录。

4.有关所使用数据资料的精准描述见 Thomas Piketty," On the Long-RunEvolution of Inheritance: france 1820-2050. 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 2010(a summary version appeared in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6, no. 3( August2011):1071-131)。个人申报数据是与吉勒斯·波斯特尔维奈和让芬伦特·罗森塔尔一起从巴黎档案馆搜集整理的。我们也使用了之前在 the EnqueteTRA项目资助下就法国而搜集的报告资料,感谢其他研究者们的努力,特别是热罗姆·布尔迪厄、利昂内尔·科斯腾鲍姆和 Akiko suwa- Eisenmann,见在线技术附录。

5.对这些结果的详细分析,见 Thomas Piketty, Gilles Postel- Vinay,andJean-Laurent Rosenthal, Wealth Concentration in a Developing Economy: Parisand france, 1807-1994,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96, no. I(February 2006)236-56。这里展示的是这些数据的更新版本。图10.1以及之后的图示主要关注10年期的平均值大小,这是为了集中关注长期演变特征。所有的年度数据都可在网上获得。

6.图10.1以及之后图示中的前10%人群和前1%人群比重,都是以占全部私人财富比重进行的计算。但私人财富几乎构成了全部的国民财富,因而差别很小。

7.这一方法被称为“死亡乘数法”( mortality multiplier)。要以各年龄组死亡率的倒数对每一个观测值进行调整:在40岁死去的人代表生者的数量要高于在80岁死去的人(必须要考虑按财富等级划分的死亡率差异)。这种方法于1900-1910年由法国和英国的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们开发出来[特别是B·马莱、M·J·塞菜斯、H·C·施特魯特和J·C·斯塔普( seailles,H.C.Strutt, and j.C. Stamp)]并广泛应用于各类历史性研究之中。当我们拥有生者的财富调查数据或是年度财富税收数据(比如北欧国家,这种税收20世纪初就已存在,或是在法国我们可获得1990~2010年的财富税数据),我们就可以验证这种方法的有效性,并进善有关死亡率差异的假定。有关这些方法论问题,见在线技术附录

8.详见在线技术附录,这一比例在1789年之前可能超过50%

9.有关这一问题,可见 Jerome bourdieu, Gilles Postel-Vinay, and AkikoSuwa-Eisenmann, "Pourquoi la richesse ne s'est-elle pas diffusee avec lacroissance? Le degre zero de I'inegalite et son evolution en France: 1800-1940Histoire et mesure 18, 1/2(2003): 147-98

10.有关土地分配状况的有趣数据,见 Roger S. Bagnall,“ Landholdingin Late Roman Egypt: The Distribution of Wealth, Journal of Roman Studies 82( November1992):12849。通过其他相关文献也可得到类似的结果,见在线技术附录

11.相关数目及技术细节详见在线技术附录。

12.一些估算发现1800年左右美国前1%人群拥有国民财富总量的不到6,但这些发现完全是由于选择的样本是自由个体,这明显是一个很有争议的选择。这里报告的结果是基于整体人口的(包括自由和不自由的个体)。见在线技术附录。

13. R Willford 1. King, The Wealth and income of the People of the UnitedStates( New York: Mac Millan,l915)。他是威斯康星大学统计与经济学教授,他主要基于美国几个州的虽不完备但具有提示性的数据进行分析,并与欧洲的情况(基于普鲁士的税收统计资料)进行了比较,发现差距要比他最初预想的小得多。

14.这些数字是基于美联储的官方调查得到的,可能有些低估(考虑到估计高额财富的困难性)。前1%人群的财富比重可能已经达到了40%。见在线技术附录

15.图10.6中的欧洲均值是由法国、英国和瑞典等国的数字计算得来(这些国家看起来具有代表性)。见在线技术附录。

16.对于地租,从古代到中世纪可获得的最早数据来看,每年收益率大约为5%。对于借款利息,我们在较早时期里会发现通常高于5%,大致在6%8%的水平上,甚至有房产抵押也是这样。见S. Homer and r.Syla,AHistory of interest Rates(New Brunswick, NJ: Rutgers University Press, 1996)

17.如果资本收益率高于时间偏好率,毎个个体将倾向于减少现时消费进行更多储蓄(由此资本存量将无节制增长,直到资本收益率降到与时间偏好率相当的水平上)。在相反的情形下,每个个体将出售自身的一部分资本存量,来增加现时消费(资本存量将逐步减少,直至资本收益率等于θ)。这两种情形下,我们都可以得到r

18.“无限期”模型意味着长远来看,储蓄的弹性是无穷大的,资本的供给弹性也是无穷大的,从而可以认为税收政策对资本供给没有影响。

19在标准的“无限期”模型中,均衡回报率由r=9+×g来表达。θ代表时间偏好率,γ为效用函数凹性的测度。通常的估计认为y为15-2.5。举例来说,假设0=5%,y-2,那么在g0时,P5%;在g-2%时,r9%。因而,当增长率从0上升到2%时,rg的值就从5%上升到7%。见在线技术附录

20.法国有1/的父母有两个孩子,12的父母只有一个孩子。

21.注意:1807年拿破仑将长子继承制引人法国贵族阶层中,此后贵族名下的特定不动产流向长子的比重不断增长。仅有几千个人是与此相关的。外,查理十世在1826年试图对其名下的财产恢复世袭继承制。这些朝着旧制度的倒退只影响到人口的一小部分,而且在1848年均被明确废除。

22. U Jens Beckert, Inherited Wealth(Princeton: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23.在理论上,依照民法典,女性财产分配享有和男性同等的权利。但是,一个妻子很难按照自己认为合适的方式自由处置自己的财产:在开办和管理银行账户、出售财产等方面的不对称模式,直到20世纪70年代才完全消失。因此在实际运行中,新法律支持(男性)一家之长:年轻的儿子和年长儿子同权,而女儿要排在后面。见在线技术附录。

24. L Pierre Rosanvallon, La societe des egaux(Paris: Le Seuil, 2011),50

25.将帕累托系数和rg关联起来的等式已在在线技术附录中给出。

26.显然,这意味着r>g的逻辑机制并非唯一的作用因素。这一模型及相关测算只是对现实的一种简化,而不是要识别出每一种机制在其中扮演的具体角色(不同方向的力量可能会相互制衡)。然而,它确实展现出,r>g的逻辑机制自身已经能够充分解释可观察到的财富集中水平。见在线技术附录

27.瑞典的情形比较有意思,因为它融合了似乎相互制衡的多种对立的作用力:第一,在19世纪和20世纪早期,瑞典的资本/收入比要比法国和英国低(土地的价值更低,部分国内资本为外国人所有——从这一层面上讲,瑞典与加拿大类似);第二,直到19世纪末,长子继承制还在发挥作用,而一些关于巨额王室财富的限定继承权持续至今。最后,1900-1910年,瑞典的财富集中度要低于英国,与法国的水平相近。见图10.1~图104,见亨利·奥尔松,杰斯珀·罗伊内和丹尼尔·沃登斯通的作品。

28.需要注意的是,图10.10中给出的资本纯收益率应该被视作最小值,而在19世纪的英国和法国,可观察到的平均收益率高达6%~7%(详见第六章)。

29.幸运的是,猫妈妈杜翠丝和它的小猫们最终见到了托马斯·欧马利,这是一只野猫,它们发现它的朴实纯真比艺术课程有趣多了(这有点像杰克·道森在两年后,即1912年在“泰坦尼克”号上遇到了年轻的罗丝的情形)。

30.有关帕累托所用数据的分析,见 Les hauts revenus en france ai20siecle: Inegalites ef redistribution 1901-1998(Paris: Grasset, 2001), 527-30

31详见在线技术附录

32.理解帕累托系数的最简单方式是使用“倒系数”,其实际值为1.5~3.51.5的倒系数意味着高于特定阈值的平均收入或财富是阈值水平的1.5倍(对于任一给定的阈值来说,拥有高于100万欧元财产的个体,平均拥有150万欧元的价值),这是一个相对较低的不平等水平(只有很少量的巨富个体)。相反,3.5的倒系数则代表了很高的不平等水平。理解幂函数的另一种方式如下:一个1.5左右的倒系数意味着,平均来讲,前0.1%人群的富裕程度仅仅是前1%人群的两倍(最富有的前001%和前0.1%群体的关系也类似),相反,3.5左右的倒系数意味着大概是5倍的富裕程度。所有这些在线技术附录均有解释。对于WTID数据库中不同国家在20世纪里帕累托系数的历史演变图示,见 Anthony B. Atkinson, Thomas Piketty, and Emmanuel Saez.,"“TopIncomes in the Long Run of History, " 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 49, no. I(2011:3-71。

33.即,如果社会年平均工资为24万欧元(每个月2000欧元),他们大约会有200万~250万欧元的年收入。见在线技术附录。

34.巴黎的不动产(当时主要以完全自有的建筑物为主,而不是公寓住宅)并不是中等富裕人群可以拥有的,这一人群也是仍旧关联乡村不动产(主要包括农地)的唯一群体。比如赛查·皮罗托,他自视英勇而富有远见,拒绝了他的妻子关于在卢瓦尔河谷投资良田的建议,他认为这种投资过于保守—这真是他的不幸啊。见在线补充表S104。有关表10.1的更详细版本,显示出1872-1912年外国资产的飞速增长,尤其是在最富人群的大额投资组合中。

35.民族团结税,由1945年8月15日的法令创立,是针对截至1945年6月4日的所有财富的一种特别征税,对最高财富的税率达到20%;同时对1940~1945年财富所有名义增长的部分进行待别征税,对最高财富的税率达到100%。实践中,考虑到战争期间的超高通胀率(在1940-1945年价格增加了两倍多),这相当于对在战争中没有完全毁灭的任何人,全部进行征税。如安德烈·菲利普(他是戴高乐将军临时政府的社会党成员)承认的那样,这一税收必须对“那些没有变得更为富裕的人们,甚至是在名义上变得更穷的人们予以公平的权重,虽然在这一意义上,他们的财富增长没有实现与整体价格同等涨幅,但法国有这么多人失去了一切的情况下,他们仍保存了自己的所有财富。详见 Andre Siegfried, L'Annee Politique944-1945( Paris: Editions du grandSiecle.1946,159

36.详见在线技术附录

36.详见在线技术附录。

37.具体见 Les hauts revenus en france,396403,或者参阅 Piketty,"“ IncomeInequality in France, 1901-1998,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 lll, no 5(2003)1004-42

38. L Fabien Dell, "L'allemagne inegale: Inegalites de revenus et de patrimoineen Allemagne, dynamique d'accumulation du capital et taxation de Bismarck aSchroder1870-2005”PhD. thesis, Paris School of economics,2008中的模拟结果。也可见F.Del, Top Incomes in Germany and Switzerland Over over theTwentieth Century, Journal of the European Economic Association 3, no. 2/3(2005):412-21。

相关新闻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