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牛市呓语

2021-03-15 16:44:55

在本章,格雷厄姆显示了他的预测才能。他展望了两年后的股市,成功地预见了1973~1974年的“灾难性”熊市—在此期间美国股市下跌了37%。1而且,他的目光还透过未来20年,完全揭穿了当今市场大师和畅销书作家们的伎俩,尽管这些伎俩在格雷厄姆时代尚未登场。

聪明的投资者绝不能只靠过去的推测来预测未来,这是格雷厄姆的一个核心观这正是20世纪90年代的饱学之士一犯再犯的错误。继沃顿商学院金融学教授杰里米·西格尔1994年出版《股票长期走势》之后,出现了一系列关于股市的书籍,其中最醒目的是詹姆斯·格拉斯曼和凯文·哈西特的(道指36000点〉、戴维·伊莱亚斯的〈道指40000点〉以及查尔斯·卡德里克的〈道指10万点〉(均在1999年出版)。预言家们强调,自1802年以来,在扣除通货膨胀因素后,股票的年均回报率高达7%。因此他们断定,投资者在未来也可期望同样的回报。

有些牛市论者甚至走得更远。既然在过去30年里,股票“总是”能够战胜债券,那么,其风险必定小于债券,甚至小于银行里的现金。如果持有股票的时间足够长久,就可以消除任何风险,那为何还要首先计较购买价呢?(要知道其原因,请参阅后文的专栏内容。)在1999年和2000年年初,关于牛市的呓语随处可见。

·1999年12月7日, Firsthand共同基金的投资经理凯文·兰蒂斯,出现在CNN的货币在线”( Moneyline)这一访谈节目中。当被问到无线电信股的市盈率如此之高是否有高估之嫌时,他回答说:“这不算过分。看看它们的高速增长,其增长的绝对价们常巨大的。

·2000年1月18日, Kemper基金的投资战略分析师罗伯特·弗勒利希在〈华尔街日报》撰文宣称:“这是一种新的世界秩序。我们看到,由于股价太高,人们把令人满意的公司(有一个满意的管理层,有一个满意的前景)的股票抛售了,这是投资者所犯的最愚不可及的错误。

在2000年4月10日出版的《商业周刊)中,时任雷曼兄弟公司投资战略分析师的杰弗里·阿普尔盖特故弄玄虚地说:“仅仅因为价格比两年前更高,股票市场的风险就更大了吗?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答案是肯定的。过去是这样,将来也永远如此。当格雷厄姆问道:“这种粗心大意会逃脱惩罚吗?”他知道,其答案永远是否定的。就像一位被激怒的希腊神,股票市场会使得每一个认为20世纪90年代末期的高回报具有某种正当性的人倾家荡产。让我们来看一看兰蒂斯、弗勒利希和阿普尔盖特等人的预测结果

从2000年到2002年,兰蒂斯最钟爱的无线通信股诺基亚“仅仅”下跌了67%,而最惨的 Winstar通信公司则下跌了99.9%。弗勒利希最看好的股票——思科系统公司和摩托罗拉——在2002年暴跌了70以上。投资者仅在思科这一只股票上的损失即高达4000亿美元,比中国香港以色列、科威特和新加坡四地的国民生产总值加起来还多。·2002年4月,当阿普尔盖特提出其故弄玄虚的问题时,道琼斯工业指数在11187点,纳斯达克综合指数位于4446点;到2002年年底,道琼斯工业指数徘徊在8300点一带,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更退缩到1300点,前6年的涨幅至此已荡然无存。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