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谁的石油危机

2020-10-11 19:20:17

如果说大航海时代是黄金的时代,那么今天的时代就是一个石油的时代。大航海时代,世界以从那些“未开化”的土地上获得黄金作为乐事,而在今天这个全球贸易的时代,石油成为人们追逐的对象。

不知道有没有人思考过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石油在今天变得如此重要?答案可能很简单:因为今天石油的消费数量激增,可是是什么导致了石油消耗的增加,是人口增加?是交通工具的革新?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真的是生存和发展的需求吗?事实可能并不是,石油危机的背后可能仅仅是商业的贪婪。今天的世界,人类生产力已经基本能够满足人们的日常需要,衣食温饱早就不应该是人类的问题。如果我们释放出世界上所有的农业潜力,人类是可以消灭饥荒甚至贫困的

看看中国,我们只有不到1.3亿公顷可耕地,可是这些土地养活了13亿人,而世界耕地面积最大的国家印度拥有1.6亿公顷耕地,按照比例,他们可以至少养活16亿人,而印度实际人口只有10亿人。也就是说,如果印度的耕地全部发挥出像中国这样的潜力,至少还可以再多养活6亿人,这个数字是美国、日本、俄罗斯这些人口大国的人口总和。

相对应的,美国拥有耕地接近660多万公顷,也就是说美国可以供养10亿人,这比欧洲、南美洲、澳洲和加拿大的人口总和还要多。而欧洲现有的耕地供养了7亿人,这些土地的生产力足够供养整个非洲的人口。

这些被利用的土地中还不包括南美粮仓阿根廷、面积广袤的巴西、商品粮出口国澳大利亚,东南亚、加拿大、俄罗斯这些大片的耕地生产力也没有计算上,非洲、日本这样的农业生产力较低的国家的农业产出同样没有被计算入内。而且这些推算只是按照中国的土地生产力和农业科技水平来进行的,而无论从物候条件还是农业科技水平上来看,中国的粮食生产能力都不是最强的

当然,世界上的农业生产可能与这种计算不一样,比如欧洲可能不能完全自给自足,还需要美国的一部分支援。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世界的耕地满足人们基本的粮食需求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还会有大量剩余的土地,这些土地可以继续让人们饲养牲畜、种植蔬菜,甚至保留奢侈的葡萄园。从理论上说,人类是不应该有饥荒的,甚至每个人都能吃得很好。

世界的土地足以供养世界上所有的人口,可是还是有人挣扎在饥饿之中,难道是外星人消耗了我们的粮食吗?当然不是,这些“外星人”真正的名字叫作“世界贸易”我们来做一个思考。

假如你是一名商人,你有10件商品和固定的商品渠道及销售市场。你手中的每件商品的销售价格是10美元,而你进货的价格是6美元。假如你的顾客是固定的10个人,另外还有10个人虽然很需要你的商品但是因为没有钱或者没有足够的钱而无法购买这些商品。

突然有一天,商品的产量增加了,而生产商也不得不进行降价,你的成本变成了4美元,你可以买到更多的货物,你会不会扩大自己的市场?会不会照顾那10个原来买不起但是同样需要你的商品的人的消费需求呢?你会不会在销售商品的时候主动将价格降低到8美元来让那些原本买不起商品的人变得买得起呢?

答案是显而易见的。首先,你原有的固定客户和生产端是相隔离的,你固定的顾客并不知道商品生产的成本下降了,更为重要的是如果今天你把商品的价格压低,明天你就很难再将价格重新提上去。为了保护你自己的利益,你是不会主动降低价格的,或者说不会很快地降低价格,甚至有的时候你可能采取极端的措施——销毁额外的供应。

这就是发生在世界粮食交易中的故事。当世界最大的商品粮出口国—美国的粮食产量超过了供应的时候,美国人就要采取一个巧妙的方法来销毁这些多余的供给。不过这显然是有违道义的,于是美国人想到了一个更加巧妙的方法:粮食燃料。

世行高级经济学家唐·米切尔编写的一份报告指出:生物燃料导致粮食危机。从2002年至今年(编者按:指2011年)2月,研究中一揽子粮食价格涨幅达到140%。其中,美国与欧盟大力开发的生物燃料对降价上涨的“贡献”最大,相当于推动粮价在同期上涨了75%;相比之下,能源与废料价格的上涨只让粮价上涨了15%。①

所以即使还有大量的土地潜能没有被开发,每年增收的商品中的绝大部分被浪费掉,美国和欧洲的粮食企业也不会主动地降低粮价,更不会主动地将剩余的粮食送到非洲—虽然这看上去才是他们所宣扬的人道—因为一旦这样做,他们所有的粮食都要降价。

粮食危机如此,石油危机是不是同样如此呢?虽然有所不同,不过两种危机还是有相似的地方,它们一个是人类的生存危机,一个是人类的发展危机。粮食危机的根本驱动力是商业,而石油危机的根本驱动力同样是商业,只是作用方式有些不同。

遍地饥荒的世界里,生存必需的粮食尚且有这么多的盈余可以用来控制物价,那么其他那些非生活必需品的工业制成品、化工产品、武器的供大于求也自然是必然的趋势。

可是即使如此,这些产品也不会像价值规律那样直接选择降价,事实上,在市场上,它们更多的是在比谁跑得更快。因为大家都不愿意成为主动降价的第一人,所以所有人都希望能够将商品运往最后降价的地区,也正因为如此,运输成了21世纪最重要的生产活动,也因此石油才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物资。

从商业的角度来看,决定石油地位的是商业竞争的需要,而从生产力的角度去看,决定石油地位的则是全球分工的影响。工业的分散、生产的分散、消费的分散,这些分工带来的是运输的必需。当然,我们也可以从消费的角度去理解:在价值曲线上,运输成本的增加并不能影响商人们的运输行为,这是因为消费的持续存在。

或者换句话说,如果能够实现在一个区域内的自给自足,那么石油也许并没有那么重要。这也就是为什么美国人可以放任世界油价的上涨而不用武力。其实,对于美国来说,石油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重要和紧缺,因为对于他们来说,对外运输的需求远远要小于本土的需求。

当经过“能源密度”(以每单位的国内生产总值所需要的能源数量来街量)调整后,(美国的)石油价格看起来并非如此糟糕。20世纪70年代,阿拉伯世界的石油禁运使“能源危机”这一词语成了美国词典的一部分,与危机之后的20世纪70年代中期相比,2007年的能源密度大约是当时的40%,这就意味着从消费者的眼光以及他们的可支配收入的加权来看,能源成本上升仅仅占了他们经济支出的很小一块,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世界经济能够经受住几乎是不间断的能源成本的攀升。①

那么究竟是谁真正被石油危机所困呢?油价攀升究竟让谁苦不堪言呢?2010年6月9日,英国石油巨头BP表示,2009年世界石油日消费量减少120万桶,降幅为1982年以来最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国家的需求已降到1995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几乎所有需求增幅都来自中国、沙特和印度”。整体来看,2009年世界石油日产量下滑200万桶或2.6%,降幅超过日消费下降速度,也是1982年以来最大。②

这是不是就能解释为什么在2001年美国占领了伊拉克以后就坐视石油价格一路上涨却没有再跑到人家家里去打砸抢,为什么美国能够坐视墨西哥湾的石油被墨西哥人拿来换取大把的美元,为什么美国人能够容忍查韦斯在委内瑞拉公开反美的声音,因为石油对于美国来说还不算贵。

事实上,和这几年美元贬值的速度相比,国际油价的变化已经够慢吞吞了,100美元的原油价格实际上根本就不足以描绘这种不可再生资源的珍贵。那么国际油价的真正牺牲者是谁呢?答案似乎更加清晰:以中国为代表的出口导向型国家

中国大规模的工业生产对石油的需求不断增加,而把手中的工业制成品更快、更多地运往目标市场所需要的能源同样不少。美国人在叫苦,说自己是世界上汽车保有量最多的国家,说石油对于美国人来说就像大米对于中国人来说一样。可是即使如此,美国的石油依然够用,在美国的大街上,汽油的价格非常低,可是中国的油价却已经接近两位数了。更不用说美国的阿拉斯加还有大片的油田没有被开采,而中国的大庆和胜利油田都已经开采多年。

美国人叫苦:为了和平我们放弃去抢。我们尽量克制抢夺别人石油的欲望,顺理成章地,世界的其他地方应该替我们背负石油价格上涨的压力。于是,发展中国家成为世界石油价格上升的牺牲品,而美国人却超然世外。

既然这样,美国人还有什么理由去担心油价呢?虽然这样似乎苦了韩国和日本,因为它们同样也是外向型经济。看看这几年停滞不前的日韩股市吧,也许除了市场萎缩,油价的压力同样也不可小觑。

你们的石油危机其实是我们的,我们的稀土资源被你们说成是世界的现代商业的大棋局中,好像很难看清究竟是你们的还是我们的。强势的一方可以通过世界商业的魔力把自己的危机成为打击对手的武器,扛着贸易自由的大旗,强势的商业力量可以把你家里的资源变成我后院里埋着的宝贝。这就是商业的力量,这就是商业大局的力量,这就是中国所面临的世界。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