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什么力量有利于全球趋同?

2020-12-24 11:36:47

理论上,发达国家拥有落后国家的部分资本可以起到促进全球趋同的作用。如果发达国家国内储蓄和资本充足,以至于没有理由建造新住宅或购置新机器(资本的边际产出一一多投入一个单位的资本所得到的额外产量——很低),那么在落后国家投资一部分国内储蓄将能够提高整体效率。因此,无论发达国家还是发达国家的居民,只要有多余的资本,就能够通过海外投资获取更好的收益,同时落后国家能够增加产岀,缩小与发达国家之间的既有差距。根据古典经济学理论,基于全球资本自由流动和资本边际产出均等化的机制会导致发达国家和落后国家趋同,最终通过市场力量和竞争缩小不平等。

然而,上述乐观的理论主要有两个缺陷。第一,从严格的逻辑来说,均等化机制并不一定保证全球人均收入的趋同。如果假定跨国资本完全自由流动,更重要的是假定各国人力资本和劳动力技术水平完全一致,最多可以带来全球人均产出的趋同,而上述假设很难成立。在任何情况下,全球人均产出的趋同也并不意味着全球人均收入的趋同。发达国家投资周边落后国家之后,他们可能一直持有上述投资,并且其份额可能增长至相当高的比例,因此富国的人均国民收入得以直高于落后国家,而落后国家持续将其产出中的一大部分支付给发达国家(正如非洲几十年来一样)。为了确定上述情形发生的可能性有多大,我们必须将穷国付给富国的资本收益和穷国以及富国的经济增长进行比较。在进一步分析之前,我们首先必须更深入地了解一个给定国家的资本/收入比的动态变化过程

此外,如果我们查阅历史记录,似乎资本流动性并不是推动富国和穷国趋同的主要因素。近年来发展水平接近西方发达国家的亚洲国家及地区没有一个受益于大规模的外商投资,无论是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地区抑或是近来的中国大陆。本质上,上述这些国家和地区都自己投入了发展所需的实物资本和人力资本,而后者,根据最新研究表明,在长期经济增长中至关重要。3相反,其他国家的附属国,无论是在殖民地时代还是当今的非洲,在经济发展方面都不甚成功,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些国家都专注于没有发展前景的经济领域并且受累于长期的政治动荡。

以下可能是穷国政治经济动荡的部分原因。当一个国家很大程度上被外国人所占有,当地社会就有一种不可抑制且周而复始的诉求,要求没收外国资本。其他政洽力量则回应,只有在现行法律无条件保护财产权的条件下才有可能进一步投资和发展。因此穷国往往陷入无尽的革命政府(其在提高居民实际生活水平方面往往鲜有建树)和致力于保护财产权的政府之间的更替中,从而为下一次革命或政变埋下伏笔。资本所有权的不平等在一国之内已经难以被接受和维系。而在国家之间,如果没有像殖民统治那样的政治掌控的话,不平等的资本所有权的维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请不要误会:参与全球经济体系本身并没有错,闭关自守从未带来繁荣。近年来追赶其他国家的亚洲国家明显享受到了对外开放的好处。上述国家从商品和服务的开放市场及有利的贸易条件中得到的好处远比资本自由流动来得多。以中国为例,中国迄今仍然实行资本管制,外国人不能在中国自由投资,但这并没有阻碍中国的资本积累,其庞大的国内储蓄足以提供充足的资本。日本、韩国和中国台湾地区的资本投入都来源于其自身的储蓄。许多研究也表明,自由贸易带来的好处主要来自知识的扩散、开放国境所带来的生产率提升,而不是来自和分工有关的静态收益,后者的作用看似较为微弱

总之,历史经验表明,无论是全球层面还是国家层面的趋同,其主要机制是知识的传播和扩散。换言之,落后国家是通过提高科技水平、专业知识与技能和教育水准来追赶发达国家的,而不是通过成为富国的资产。知识的扩散并不是上天赐予的甘露:是对外开放和贸易加速了知识的扩散(闭关锁国阻碍了科技的传播)。总之,知识的扩散取决于一个国家调动资金的能力以及鼓励大规模教育和培训投入的体制,这个体制同时还要确保司法系统的稳定,使得各类经济主体能够据此从事经济活动。因此,这和实现一个合法而高效的政府息息相关简而言之,上述就是历史教给我们的关于全球经济增长和国际不平等的主要经验教训。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