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为何资本收益率会高于增长率?

2020-12-30 19:31:47

我们继续探索上述论点的逻辑。资本收益率系统性地高于经济增长率是否存在更深层次的原因?首先声明一下,这里的闸述是将其作为一个历史性的事实,而并非作为逻辑上的必然

r在长时期内都高于g,这是一个无可争辩的历史事实。许多人第次听到这一观点时会很惊讶,并疑惑为什么会这样。要说服自己相信r>g确实是历史事实,我们认真看接下来的论述。

本书的第一部分已经指出,经济增长在人类历史的大部分阶段近乎为零:结合人口增长和经济增长,可以说年度经济增长率从古代到17世纪从未长时间超过0.1%0.2%。虽然存在很多历史不确定性,但显然确定的是,资本收益率始终远远高于这一数字:长期观察得到的中间值是每年4%5%。特别是,这是大多数传统农业社会里农地的收益率。即使我们退一步,将资本的纯收益率降到一个相当低的水平—比如说,我们接受很多农地所有者多年来强调的那种观点,即管理大量财产并非容易之事,所以上述资本收益实际上还包含对财产所有者自身投入的高技能劳动的报酬—一我们仍可得到每年至少2%-3%的最低资本收益率(我认为这不是实际情况,过于低了),但这仍比0.1%0.2%的经济增长率要高得多。因此,纵观人类发展历史,一个无可撼动的事实就是,资本收益率至少是产出(及收入)增长率的10-20倍。实际上,这一事实很大程度上恰恰是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所在:正是基于这一点,有产阶层才可致力于发展除谋生以外的各种事务。

为了更直观地描述这一点,我在图10.9中绘制了全球资本收益率和经济增长率的演变情况,时间跨度从古代直至21世纪。这当然只是一种近似和不太确定的估算,但大致数量级规模以及整体的演变规律是较为合理的。对于全球增长率,我使用了本书第部分提出的历史估计和推测。对于全球的资本收益率,我使用了对英国和法国1700~2010年的估计,这在本书第二部分也有分析。对于更早的时期,我采用了4.5%的纯收益率常量,这应该是最小的估算值(可得的历史数据显示平均收益率为5%6%)。16对于21世纪,我假定1990~2010年观察到的收益率延续下去,当然这是不够确定的:实际上既存在拉低收益率的因素,也有推高收益率的其他因素。还要注意的是,图10.8中的资本收益率是税前的数据(也没有计入战争中的资本损失和资本收益或亏损,而这些损益在20世纪里是格外大的)。

如图10.9所示,在历史长河中资本纯收益率(一般是4%5%)明显高于全球增长率,但是二者间的差距在20世纪显著下降,尤其是在19502012年,世界经济以每年3.5%4%的速度增长。很可能发生的情况是,随着经济增长(特别是人口增长)的放缓,二者的差距在21世纪会再次扩大。依照本书第一部分所讨论的主要情景,2050-2100年全球经济年均增速很可能在1.5%上下,与19世纪的水平大致相当。P和g的差距会回到工业革命时期的水平。

基于这样一个背景,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资本税收以及各种各样的冲击在其中发挥的作用至关重要。在“一战”以前,对资本所收的税很低(多数国家并不对个人收入或公司利润征税,而不动产税通常不过几个百分点)。为使问题简化,我们假定资本收益率在税前税后是相同的。“一战”以后,对高收入、利润和财富征税的税率很快攀升到较高水平。然而,20世纪80年代以后,在金融全球化和国家间资本竞争加剧的情况下,社会观念氛围发生了巨大转变,上述高税率在不断降低,在某些情况下甚至完全消失。

基于这些假定,我们发现税后(以及扣掉损失后)的资本收益率在1913~1950年降低到1%-1.5%,低于经济增长率。这一新特征在1950-2012年得以延续,因为这一时期增长率非常之高。最终我们发现,由于财政和非财政的冲击,20世纪出现了资本纯收益率低于增长率的情况,这在历史上还是第一次。一系列互相关联的事件(战争破坏、1914-1945年冲击下采取的累进税制,以及“二战”后“辉煌30年”的卓越增长)创造出这个史无前例的局面,并持续了将近一个世纪。然而,所有迹象都表明这种状态就要结束了。如果财政竟争沿着逻辑链条继续下去(这是很可能发生的),那么r和g间的差距将在21世纪的某一时点回落到19世纪的水平(见图10.10)。如果资本税的平均税率保持在30%左右(这个估计并不确定),资本纯收益率就很有可能上升到明显高于增长率的水平——至少在前述“最可能出现的情形”推测无重大错误的情况下会是这样。

为了更清晰地展示可能的演变结果,我在图10.11中把1913-1950年和1950-2012年两个子时期合并为1913~2012年,即资本纯收益率史无前例地低于经济增长率的时期。我还把2012-2050年和2050-2100年合并为2012~2100年,并假定2050-2100年的资本收益率会持续到22世纪(这当然也是无法确定的)。不管怎样,图10.11至少在r和g的关系上展现出了20世纪史无前例的(有可能是唯一的)特点。注意:全球经济在长时期内持续保持年均1.5%增长的假设,在观察家们看来是过于乐观的。那么请回顾一下这些事实:1700~2012年全球人均产量的年均增速仅为0.8%,而人口的增长(在过去300年中平均增速也是0.8%)到21世纪末也可能出现锐减(大多数预测结果)。然而,图10.11的主要局限在于,它严重依赖于这一假设:接下来200年里,不出现政治上的大变革,不改变现行资本主义和金融全球化的进程。基于过去100年的混乱历史,这是一个很不可靠的假设,在我看来也并不合理。正是因为不平等带来的后果相当严重,人类社会也就不可能无底线地容忍它发展下去。

小结:不等式r>g在直到“一战”前夕的人类历史的大多数时候都显然成立,在21世纪很可能也是如此。不过,这一事实是否成立,取决于资本遭受的冲击大小,也取决于控制资本和劳动关系所采取的公共政策和制度措施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