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战争后的财富复兴

2020-12-31 20:08:00

1914-1945年,由于资本和资本所有者多次受到冲击,其自我维系机制崩塌。两次世界大战的结果之一就是引发了重新创造财富的热潮。图11.5清楚表现了这一点:1940~-1950年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次的财富现象,即逝者离世时的平均财富要低于在世者的平均财富。在表11.1的年龄段财富分布中可以更清楚地看到这点。1912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前夕,80岁群体的财富是50岁群体财富的2.5倍;1931年,高出的攝度只有50%;而到了1947年,50岁年龄段的财富反而比80岁年龄段的平均财富高出40%。更令老年人寒心的是,当年40岁群体的财富都超过80岁群体了。这是所有旧有规律都开始失效的年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几年内,财富的年龄段分布忽然出现了钟形曲线,而处于顶点的正是50岁群体,这与莫迪利亚尼三角”十分接近,只不过在现实状况中,大部分老人的财富并未趋于零。这与19世纪的状况形成鲜明对照,当时财富就是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线性增加。

这种明显的财富再造的原因其实很简单。如在本书第二部分中所言,所有财富都在1914-1945年遭受了多次冲击,包括房产毁灭、恶性通胀、企业破产以及强制征用等,因此资本/收入比出现了迅速下降。如果粗略看,那么有人可能会猜想,所有的财富都遭受了相同程度的破坏,因此各年龄段财富分布还是不变。但事实上,那些在战乱中无所失去的年轻群体反而在战后迅速崛起,而不像上了年纪的人那样难以东山再起。假如有商人在1940年时是60岁,他的财产在随后的轰炸、强征和破产中消失殆尽,那么他将很难再白手起家。他或许会活到70~80岁,在50年代或60年代死去,留给子孙的财产极其有限。但与此相反,假如某人在1940年时才30岁,同样也在战火中失去了一切财产(可能本来就没多少),那么当战争结束后,他还有充分的时间来重新积累财富,因此在50年代,当他到了四十几岁时,他的财富可能要超过前一个例子中说的那个70岁的老者。战争让一切归零或接近于零,这必然会产生财富再造的热潮。因此从这个意义上说两次世界大战确实是在20世纪将所有旧世界的瓜葛—笔勾销,由此也造成了人类终于克服了资本主义的错觉。

这也用来解释为何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的几十年里,遗产继承额会变得如此之低:那些本应在1950~1960年继承遗产的人并未见到多少遗产,因为其父母一辈没有时间来重整河山,其父母在去世时留下的财产相当稀少。

具体而言,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遗产继承额的下跌要超过财富本身的缩水,实际上遗产继承额的跌幅是整体财富跌幅的两倍。正如第二部分所述,1910-1920年以及1950-1960年,私人财富总额下降了超过2/3:私人资本存量从相当于7年的国民收入下降到2~2.5年(见图3.6),但年度财产继承额却下跌了56,即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前夜的占国民收入25%下降到了50年代的约4%5%(见图11.1)。

但最为关键的是,这样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重建资本主义”本身就是过渡阶段,而不是代表人们所想象的结构性变化。在1950-1960年,随着资本的重新积累以及资本/收入比β值的重新抬升,财富又开始朝着高年龄阶段集中,由此衡量死者平均财富与生者平均财富比的μ值又开始上升。财富的增长与财富向高年龄段集中几乎同步,因此就为遗产继承重要性的强势回归奠定了基础。到1960年,1947年的景象就已经成为历史:60岁和70岁年龄段的财富超过了50岁群体(见表11.1)。80岁年龄段的转机则出现在80年代。在1990-2000年,各年龄段的财富分布曲线愈发陡峭。2010年时,80岁年龄段人的财富比50岁年龄段要超出30%。如果把生前的馈赠(见表111)也计算到各年龄段的财富分布,那么2000-2010年的分布曲线将更为陡峭,基本与1900-1910年的状态接近,即70~80岁年龄段的财富是50岁年龄段群体的2倍,只不过现在的死亡年龄要大大延后,这更使得μ值变高(见图15)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