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财富排行榜中的继承者和创业者

2021-01-01 13:48:33

《福布斯》排行榜中最令人惊奇的现象之一就是,无论财富来源于继承还是创业,一旦财富超过了某个规模门槛,那么就会以极高的速度增长,而不论财富的拥有者是否还在继续工作。当然,我们并不能高估从这些排行榜中所推断出来的结论的精确性,因为毕竟这些排行榜所依据的数据有限,而采集的方法也有粗糙片面之虞。但事实本身还是非常有趣的。

首先来具体分析全球财富分布顶端的情况。1990-2010年,全球操作系统巨头微软公司创始人比尔·盖茨的财富从40亿美元增长到了500亿美元14。盖茨是创业起家的典型代表,他稳居《福布斯》财富排行榜榜首10多年。与此同时,全球化妆品巨头欧莱雅集团的继承人利利亚纳·贝当古的财富从20亿美元增长到了250亿美元。欧菜雅集团是贝当古的父亲欧仁·舒埃勒创立的,他在1907年发明了染发剂系列,由此开启了庞大的化妆品商业帝国,这正如百年之前巴尔扎克所写的赛查·皮罗托的发家史。盖茨和贝当古两人的财富都在1990-2010年以年均13%的速度增长,经通货膨胀因素调整后的实际增速约为每年10%11%。

换言之,这辈子从来没有工作过一天的利利亚纳·贝当古的财富增速与高科技巨擘盖茨的财富增速相同,当然盖茨在退休之后其财富也在保持同样的高速增长。一旦财富形成,那么资本就会按自身规律增长,而且只要规模足够大,那么财富可能会连续高速增长数十年。请特别注意,一旦财富达到了一定的规模门槛,资产组合管理和风险调控机制就可形成规模效应优势,同时资本所产生的全部回报几乎都能用于再投资。拥有这样数量财富的个人每年只要拿出总财富中几乎可忽略不计的部分,也足以让自己过上极为奢华的生活,因此他的全部收入几乎都可用来再投资。6这是最为基本但至关重要的经济机制,对财富的长期积累和分布有着重大的影响。钱自己会生钱。这样的现实并未逃脱巴尔扎克的观察,他用如下笔触描述了意大利面食生产商的财富崛起:“高老头积累了大量的资本,这使得他获得了大量财富可赋予的优势,让他在后来的生意中无往而不利。”1

例如史蒂夫·乔布斯,这位伟大创业者所获得的崇拜和追捧与比尔·盖茨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他的财富当之无愧。2011年,乔布斯达到了职业生涯顶峰,但在当年苹果公司股价高点时,他拥有80亿美元的财富,只有盖茨(尽管观察家都认为盖茨的创新力不如乔布斯财富的16以及利利亚纳安·贝当古的1/3。在《福布斯》排行榜上还有数十人所继承的财富都在乔布斯之上。因此显然,财富不仅仅是才能的问题。原因在于,继承財富的收益率通常仅仅是因为财富初始体量庞大就会变得很高。

遗憾的是,现在无法继续深入这类调查,因为《福布斯》的数据相当有限,无法开展系统和深入的研究(这与本书随后将要分析的大学捐款形成对比)。具体来说,《福布斯》和其他媒体岀的财富排行榜大大低估了继承财富的规模。编辑记者无法获得全面的财税或其他政府资料,因此难以报出精确的数据。他们只能尽量从各处资料来源采集信息,如通过电话和电子邮件采集到原始的一手资料,但这些数据并不一定总是可靠。当然这种方法并无过错,在政府并未采取合适措施采集财富信息时,媒体的介入就是不可避免的。从政府方面来说,比如政府可以要求公民每年进行资产申报,然后这些数据可用于公共目的,在现代技术的帮助下也可实现这部分信息的自动化。但也必须意识到媒体的粗糙方法可能会造成的后果。从实践上看,记者总是从大型上市公司数据以及公司股东列表开始。这种方法相对适用于测算创业财富或初期财富(总是集中于单一企业)而难以測算继承财富的规模(因为继承財富总是投资于资产组合)。

对于那些大额的继承财富(即数百亿美元或欧元级别的财富),或许可假定说,大部分资金依然存在于家族企业(例如持股法国欧菜雅的贝当古家族以及美国沃尔玛集团的沃尔顿家族)。如果情况如此,那么这些财富会和比尔·盖茨或史蒂夫·乔布斯的财富一样易于计算。但并非所有级别的继承财富都是如此:在10亿~100亿美元的财富级别(按《福布斯》的报道,全球每年都会有数百新贵跻身这一级别)或在1000万~1亿美元的级别,更多的继承财富是分散在投资组合中,这样记者就很难去掌握这些数据(尤其是继承财富者往往不如创业者那样高调)。由于这种统计缺陷,媒体的财富排行榜总是不可避免会低估继承财富的规模。

诸如法国《挑战》周刊等杂志就公开宣称,其目标仅仅是测算所谓的“业务相关”财富,即主要以股票或公司股权形式存在的财富。它们对那些多元化的资产组合并无兴趣。但问题在于,要想清晰界定“业务相关”财富是相当困难的。比如公司所有权的门槛应该设在哪里?是否存在一定界线,超过该界线的持股就不再被视为纯财务投资而是寻求控股地位?是否要考虑所投资公司的规模?如果要考虑,那么应该如何确定规模?实际上,媒体对要将哪些财富纳人讨算范畴采用了极其实用主义的方法:首先,记者必须要听说过这些富豪;然后这些人的财富必须要达到相应的标准。例如《福布斯》就只看那些身家在10亿美元以上的富豪,而《挑战》和其他国家的许多报刊则只看本国最富的500人。采取这样的简化方法是可以理解的,但这种粗糙的抽样方法显然无法用来开展国际或历史比较。此外,报刊的富豪榜在具体的考察对象上也有些含混:原则上富豪榜应该是关于个人,但有时也会考虑整个家族,这就导致了另一方向的偏差,即富豪榜可能会夸大排名在前的富豪资产。显然,这些报刊的富豪榜并不足以作为依据去研究“继承在资本形成中的作用”或“财財富不平等的演变”等复杂议题

另外,这些报纸杂志也常常会表现出明显的思想上的偏袒,即报纸杂志最喜欢为创业者高调“炫富”,尽管这样做可能会夸大这些创业者在财富版图中的重要性。客观而言,无论是外界观察还是自身定位,《福布斯》都在始终为创业者以及“努力创富”大唱赞歌。《福布斯》杂志的老板史蒂夫·福布斯本人也是亿万富翁,并曾两度被提名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但他本人却是继承者:是他的祖父于1917年创立了这份杂志,然后慢慢形成了福布斯家族的财富。这份杂志有时会将亿万富翁分成三类:纯粹的创业者、纯粹的继承者以及那些“增长了财富”的继承者。问题在于,《福布斯》从来没有对这三类富豪给出清晰的定义(尤其是如何界定“纯粹”和“部分”继承者)。1在这样的条件下,几乎无法对未来趋势给出任何精确的结论。

那么考虑到这些困难,我们又如何分清在顶级富豪中,哪些是继承者哪些是创业者呢?如果我们将《福布斯》排行榜上的“纯粹”和部分”继承者都考虑在内(并假定“部分”继承者的一半财富是来源于继承),即便我们接受这种可能导致低估继承财富规模的方法论偏差,最终结果也很清晰,继承财富占全球总财富的一半以上。目前可接受的先验假设是,继承财富应占全球财富总额的60%-70%,当然这样的水平还是远低于“美好年代”的法国(80%90%)。其主要原因可能是因为当前全球经济增长的相对高速,来自新兴市场国家的富豪正迅速跻身全球富豪榜之列。但这一切仅仅是假设,而不是确定的事实。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