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富国难道真的很穷?

2021-01-01 11:59:02

另外,需要指出的一点是,现在全球金融资产的很大一部分其实已经都隐匿在各避税天堂里,由此也给全球财富的地理分布分析增加了不少难度。如果仅仅看官方数据(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国际组织所收集的各国数据),那么富裕国家的净资产头寸与世界其他国家相比较是负的。如在本书第二部分所述,日本和德国有着很大的国际头寸顺差(这意味着日本和德国的家庭、企业和政府拥有的海外资产要超过海外国家所持的日本和德国资产),这说明日本和德国在近几十年以来都有着很大的贸易顺差。但美国的净头寸是负的,除德国之外的大部分欧洲国家的净头寸接近零,有些国家甚至是逆差。52如果将发达国家的国际头寸全部加起来,那么最终的净头寸是负的,大约相当于2010年全球生产总值的4%,而20世纪80年代中期时头寸为零,如图126所示。3但必须要认识到,这种负头寸的规模实际上并不大(大约相当于全球财富的1%)。无论如何,正如此前所提到的,我们正生活在国际头寸相对均衡的时代,至少与殖民时代相比现在的国际头寸很平衡,当时发达国家对其余国家的头寸要大得多

当然从理论上来说,发达国家负的国际头寸也就对应着世界上其他国家的正头寸。换言之,发展中国家持有的发达国家资产要超过发达国家持有发展中国家的资产,其顺差大约是全球生产总值的4%(或全球财富总额的1%)。但实际上情况却并非如此:如果将世界各国的财务数据汇总起来,我们发现发展中国家的国际头寸也是负值,也就是说整个世界的头寸都是负的。那么,难道真有火星人在购买地球的资产吗?这其实是历史上常见的“统计误差”,但根据不同的国际组织预測,这样的统计误差在过去几年变得越来越大。(全球国际收支表通常处于负的状态:离境资金要高于入境资金,从理论上说这是不可能发生的。)对这种现象,目前还没有杈威的解释。注意这些财务统计数据和国际收支平衡表数据在理论上是覆盖全球的。具体而言,即便是避税天堂的银行机构在理论上也有责任向国际机构汇报其情况。因此这种“误差”可能是由不同的统计失误或估算错误造成的。

通过比较现有的全部数据并利用了此前并不公开的瑞士银行业数据,加布里埃尔·祖克曼发现,造成这种误差的最大可能性是避税天堂里大量金融资产的瞒报。他的审慎估计表明,这些瞒报的金融资产总额接近全球生产总值的10%5某些非政府机构的估测要远高于此(有些估算甚至要高出两到三倍)。考虑到现有的数据来源,我倾向于认为祖克曼的估计更加贴近事实,尽管这些估计从本质上讲是不精确的,或许祖克曼的估计也偏于保守。3但无论如何,哪怕是保守估计这样的数字也足够大了。这毕竟是官方公布的发达国家国际资产净头寸的两倍(见图12.6)。5现在几乎所有证据都表明,避税天堂里绝大多数金融资产(至少34)的最终拥有者都是发达国家居民。那么结论就是显而易见的:发达国家对其他国家负的国际资产头寸实际上是正的(发达国家拥有更多的发展中国家资产,而不是相反,这归根到底也是合乎常识的),但这种现象被掩盖了起来,因为发达国家最富有的居民将其资产隐藏在了避税天堂里。这进一步表明,近几十年来发达国家私人财富的急剧增长(相对国民收入)其实比根据官方数据估测出来的还要迅速。同样大笔财富在总财富中的比重上升也应该比官方数字所显示的更加迅猛。3当然,这也显示了要在21世纪初期的全球资夲主义体系中追踪资产是多么不容易,由此也影响到了我们对财富地域分布的基本判断。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