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削减公共债务:资本税、通货膨胀和财政紧缩

2021-01-02 21:36:39

如何显著削减像目前欧洲债务这样大的公共债务?主要有三种方法,可以按不同比例结合使用:资本税、通货膨胀和财政紧缩。针对私人资本的特别税是最公平和有效的解决方案。除此,通货膨胀可以发挥很大作用:历史上,大多数高额公共债务即如此处理。从公平和效率出发,最差的解决办法是旷日持久的财政紧缩——但这是欧洲目前正在遵循的路径。

我们从回忆当前欧洲的国民财富结构入手。正如我们在第二部分所展示的,大多数欧洲国家的国民财富接近6年的国民收入,且大多为私人所有(家庭)。全部公共资产的价值大致等于全部公共债务(大约是1年的国民收入),所以净公共财富接近零。私人财富(减去债务)大体可以分成相等的两半:不动产和金融资产。欧洲与世界其余部分的平均净资产头寸接近平衡,这意味着欧洲公司和主权债务由欧洲家庭所有(或者,更准确地,欧洲在世界其余部分拥有的财富正好和世界其余部分在欧洲拥有的财富相抵消)。这一现实被金融中介系统的复杂所掩盖:人们将其储蓄存入银行或投资于金融产品,然后银行又把这些钱投资到其他地方。国家间也有相当可观的交叉所有权,这使得情况更加不透明。不过事实依然是欧洲家庭(或至少是那些拥有财富的:记住,财富仍然非常集中,最富有的10%的人群拥有全部财富的60%)所拥有的相当于欧洲全部之所有,包括其公共债务

在这种条件下,如何将公共债务削减到零?一个解决方案是私有化所有公共资产。根据不同欧洲国家的国民账户,出售所有公共建筑学校、大学、医院、警察局、基础设施等等,所得之款项大体可以付清所有末清偿债务。3最富有的欧洲家庭将变成学校、医院、警察局等等的直接所有者,而不是经由金融投资持有公共债务。其他每个人将不得不为了使用这些资产支付租金,而这些资产将继续提供相关公共服务。虽说很多人对此举双手赞成,但在我看来则是治标不治本。如果欧洲的社会国家要圆满且长久地完成其使命,尤其是在教育、医疗和安全领域,它必须继续拥有相关公共资产。但是,重要的是要理解就目前状况而言,政府必须为未清偿的公共债务支付沉重的利息(而不是租金),因而其情况和为使用相同资产而支付租金没有太大不同,因为这些利息支付对国库来说同样是沉重的负担

个更加令人满意的削减公共债务的途径是征收私人资本特别税。例如,一个针对私人资本的15%的统一税,其收入接近1年的国民收入,因而可以立即偿还所有未清偿公共债务。国家继续拥有公共资产但是其债务将削减至零并且因此可以不用再支付利息。4除了两个本质区别,这一解决方案相当于拒绝履行全部公共债务

首先,预测债务违约的最终影响总是很困难,即便只是部分违约——就是说,很难知道谁将实际承担成本。就像希腊在2011和2012年由于负债极端过度,不得不部分违约或者全部拒付。债券持有人被迫接受“预留扣减”( haircut):银行和其他债权人持有的政府债券价值被减记10%-20%或者更多。问题在于,如果大范围使用这一方法——例如,用于整个欧洲而不仅仅是希腊(后者只占整个欧洲国内生产总值的2%),就很可能触发银行恐慌和倒闭风潮。最终的结果可能大相径庭,且很难在事前准确预测,其影响因素包括银行债券持仓的种类、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结构、债权人的性质、利用家庭储蓄所做投资的特性等。而且,拥有最大资产组合的人很可能将及时重组其投资,从而差不多完全避免了预留扣减。人们有时认为,强加预留扣减是惩罚那些承担最大风险投资者的一种方法。没有什么比这更离谱金融资产在不断交易,无法保证不出差错,而刚好惩罚到那些应该惩罚的人。特殊的资本税与预留扣减率类似,但其好处是以更加文明的方式来处理事情。每个人都被要求做出贡献,同样重要的是这可以避免银行倒闭,因为最终付款的是财富所有者(自然人),而不是金融机构。然而,如果要征收这种税,税务机构当然需要长期地和自动地获知其管辖下的公民所持有的银行账户、股票、债券和其他金融资产。没有这种金融登记清册( financial cadaster),每个政策选择都将面临风险。

但是财政解决方案的主要优势是,对每个人缴税的需求可以根据其财富规模进行调整。对欧洲全部的私人财富征收15%的特别税并不明智,反而应该实行累进税制,使更多的小额资产免于赋税,而对巨额资产征收更高的税,这样效果更佳。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正是欧洲银行方已经在做的,因为在银行倒闭的情况下它通常只担保低于10万欧元的存款。累进资本税是这一逻辑的一般化,因为它允许对征税等级做更细致的划分。可以设想不同层级的数字:对10万欧元以下的存款全部担保,10万到50万欧元之间的部分担保,如此这般,层级越多,情况越有益。累进税也可以适用于所有资产(包括上市和非上市股份),不仅仅是银行存款。如果真想要触及最富有的人,这是必需的,他们很少把钱存在支票账户

无论如何,想要一下子把公共债务削减到零无疑是操之过急了。举个更现实的例子,假设我们想要把欧盟国家的债务削减大约是国内生产总值的20%,这将把债务水平从目前占国内生产总值的90%降低到70%,离目前欧盟条约设定的最大值60%不远。6就像上一章提到的,一个累进资本税,对100万欧元以下的财富税率为0,100万到500万欧元之间税率为1%,大于500万欧元税率为2%,可以带来相当于2%欧盟国内生产总值的收入。要一次性得到相当于20%国内生产总值的收入,需要使用10倍高的税率:100万以下为0,100万到500万之间为10%,500万以上为209%。7有意思的是,为了大幅削减公债,法国1945年使用了特别资本税,其累进税率的范围是从025%。8

在10年期间使用0、1%、2%的累进税率,并将收入指定用于削减债务,也能得到相同的结果。例如,可以设立一个“偿债基金”( redemption fund),类似德国政府指定的经济学家委员会在2011l年提出的。这一提议想要重组欧元区所有高于60%国内生产总值的公共债务(尤其是德国、法国、意大利和西班牙的债务),然后逐步将基金削减到零,但它远非完美。特别是它缺乏民主治理,没有民主治理,欧洲债务的重组是不可能的。不过,这是一个具体计划,可以很容易地和一次性或10年期的特别资本税相结合。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