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理财网平台

我的个人经历

2021-03-28 18:51:56

当我还是个不谙世事的20多岁的年轻小伙时,我曾觉得股票经纪人和其他金融咨询师就是投资技巧一流的专业人士。很显然,他们在财务和经济学方面有过出众的训练,掌握了一些普通百姓并不了解的知识。也正是凭着这些知识,这些人既为自己也为他们的客户大把地赚钱。所以当我在1988年也成了一名股票经纪人以后,我就不断地听取我办公室里的资深股票经纪人和公司里的分析师的意见和建议。我认为,通过这样我才能给客户和我自己交上满意的答卷。

可是不久后,我发现公司里的投资思想并不优于那些广为流传的方法,很多时候甚至比它们更差劲。我也懂得了为什么我们的建议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些平庸的建议。实际上,很多分析师和经纪人有意隐瞒他们的这种推荐动机,他们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赚取佣金和服务费用。更糟糕的是,他们对自己提出的建议并不抱有多大信心,工资条上的数字才是他们最为关心的。这就是我人生的尴尬。我也曾一相情愿地希望依循专家的建议去进行成功的投资,可是往往事与愿违。

幸运的是,我们公司有个“投资咨询”部门可以接触到高级投资咨询公司和私募共同基金硏发机构。私人投资咨询师和共同基金经理不是通过管理投资组合收取佣金,而是按定比例从管理的资金额度中抽成作为补偿。所以运用高超的投资技巧吸引更多的资金就是对他们的激励,因为他们能收取更高的管理费用。这似乎是一个“三赢”的局面。我的客户在投资组合的增长中赚钱,经理们在收取费用中赚钱,我也从这些共同基金的费用和佣金中得到我的那份报酬。这就是成功的诀窍。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投资咨询也不过是些虚幻的东西。群职业资金管理人并不能比一群猴子朝《华尔街日报》股票版扔飞镖选取股票投资得到更高的回报。当然,确实有少数经理人取得令人赞叹的回报,但他们往往是凤毛麟角而且事先不能预知。总体说来,投资咨询令人失望,是到了该继续探寻的时候了。

我经历的下一个思维转变完全不同。我想,如果在股票市场里不能获得成功,也许在期货和商品交易所会有利可图。要弄明白石油、谷物和货币市场就像理解火箭科学一样,因此期货行业吸引了为数众多的科学家。数学家和物理学家们在冷战时期设计星球大战武器,现在他们为华尔街设计着赚钱的“机器”。他们坐在放满计算机的交易室里,测算着金融市场的每一次波动,寻求每个可能的赚钱机会。我们雇用这些聪明人通过一个组合账户管理客户的资金。这种策略必定能够为我们所有人带来财富。

这些投资组合价值涨跌频繁,的确有人从中获利。我的公司赚钱,火箭科学家赚钱,我也赚钱,但我的客户却获利甚微,因为商品组合和共同基金高昂的手续费抵消了收益的很大一部分。显然商品交易并非投资回报的理想途径。

上述这一切令人失望,所以我决定自己去探索出路。如果说分析师、共同基金经理和火箭科学家们不能战胜市场的话,显然有人能行,而我也一样能行。我意识到我需要回到学术方面,接受更多的专业教育。我用7年时间获得了注册金融分析师的资格证,并拿到了金融学的理学硕士学位。与此同时,我阅读大量的书籍,翻阅成百上千的研究报告,亲自做了大量的研究,目的就是要发现获得超额回报的秘密。此间我继续全职从事股票经纪人工作,并写下第一本关于投资原则的书,《值得严肃对待的金钱—谈谈为退休而投资》。

当所受的教育真正起了作用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正在寻找一种错误的先验规律。我期望找到一种能够“击败市场”的策略,但这种想法是绝对错误的。我学到的知识越多,我越能清楚地意识到这种策略是不存在的,至少普通老百姓是不能连续战胜市场而盈利的。实际上我所看到的绝大部分学术妍究都得出这同一个结论。如果投资者按他们所设想的能获得超额收益的策略进行投资,则投资越多,他们失败的可能性就越大。早年我就从查尔斯·D.埃里斯的经典著作《投资原则》中学到:试图战胜市场是一场注定要失败的游戏。

很显然,如果大多数投资者只是简单地根据“整个”股票市场情况购买并持有,而不是指望寻找击败市场的所谓的超级方法,那他们就会改善自己的投资状况。持有“整个市场”的最好方法是借助于指数共同基金。指数基金就是跟踪股票和债养市场的业绩的,并非要超出它们。这些基金与你投资过的其他共同基金在运作方式上是一样的。它们的区别在于,指数基金的业绩从长期来看优于其他基金,因为指数基金遵循的策略稳定,费用较低。

为了实践我的信念,我从经纪行业彻底退出,开了一家独立的投资公司。我们的公司致力于投资组合管理,其中大部分釆用的是本书提及的低成本的消极策略。

相关推荐
Copyright © 西城区理财网平台@2017